春秋战国时代的齐鲁古琴


blueski推荐 [2013-4-30]
出处:来自网上
作者:不详
 

代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古琴艺术,具有悠久的历史,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在现代,我国的古琴音乐在国际上被看成是东方古典音乐的代表。随着近代民族音乐学的崛起,有不少国外学者开始热情地学习、研究它,洋洋大观的古乐研究专着、论文、古琴琴谱资料不断在日本、美国等地出版。1967年去世的汉学家、民族音乐学学者荷兰人高罗佩(R.van Galik)对清初东渡日本传艺的古琴家东皋和尚的研究,比国内还要详尽深入。但无论如何,古琴艺术研究在国内有着更为优越的条件和众多的人才。事实上,近几年来,古琴的研究工作也开始被音乐界重视起来了。

  我们山东是齐鲁古国,远至春秋,近到清末民初,都出现过在全国琴坛很有影响的古琴家,琴学研究曾几度兴盛。可是在今天,在我省不仅很难找到仍在操缦的琴人,许多青年人甚至专业音乐工作者连这种乐器都还未见过,这是个多么令人忧虑的现状!

  古琴原名“琴”或“七弦琴”,在琴前加一个“古”字还是近百年来的事。它是横置在桌子上演奏的弹弦乐器,它的空弦宏亮如钟、泛音清越如珠、按滑音婉转如歌,表现力极其丰富,有关它的神奇魅力的传说轶事在史书典籍中有大量记载。象“六马仰秣”、“游鱼出听”等富于传奇色彩的故事已成为千古佳话。说明几千年来古琴艺术一直受到我国人民的热爱。

  古琴艺术在山东源远流长,据文献记载,二千年前的齐鲁古国已经在宫廷和民间广泛流传。《史记》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齐国的国君齐威王是个琴的爱好者。当时有个叫驺忌子的琴师进谒齐威王,齐威王让他在自己右边的房子住下。有一次齐威王在弹琴,驺忌子竟不客气地推门而入,弄得齐威主很不高兴,但当驺忌子说出一番弹琴的理论后,齐威王收起怒色。说:“你真是个善谈音乐的人啊!”后来驺忌子被“三月受相印,一年封于下邳”。由于琴弹得好而获得君王如此的器重和优待,说明了琴在当时是被人看作多么高贵的艺术!

  雍门周是战国时代的一位民间琴家,因他居住在齐国都城的西门(当时称为“雍门”),所以人们都叫他“雍门周”。有一次他以弹琴去见孟尝君,孟尝君刁难他说:“先生弹琴能使我悲哀吗?”雍门周直率地说:“不能!凡听琴能感到悲哀的人.他必须有着种种不幸的经历。如本来富贵的人现在贫困潦倒,或遭到迫害的人,或远离故乡不能返回家园的人……,象你这样住着高楼广厦,天热有人给你打扇,平时歌舞宴会不断,水游乘方舟,野游带着人马去驰骋平原打猎,人们对你只说阿谀逢迎的活,这样荣华富贵的地位,即便是最好的弹琴手,也无法使你听了琴而悲哀的。”雍门周接着又进一步指出孟尝君当时的处境和隐伏着的危机,说得罪秦国的是你,联五国伐楚的又是你,现在正有人在搞“连横”、“合纵”,如连横成功则秦国得势,合纵成功则楚国得势,不论楚王秦帝,他们早晚要来报复你。那时,他们对你就来用斧子砍伐早晨的蘑菇那样容易……。接着,雍门周又为孟尝君描绘了他国破家亡后的情景,他的坟地、祖庙迟早要成为非常荒凉的地方……说到这里,雍门周才慢慢地弹起琴来,弹完之后,孟尝君很伤心地掉下眼泪,说:“先生弹琴,使我感到象是个亡国之人了。”

  这个故事说明了离开生活体验就不能产生音乐,就不能理解音乐。可见在二千多年前的奴隶制社会音乐美学理论已有了高度的发展。

  七国争雄时,那个搞“合纵”的苏泰对齐宣王说过:“临淄(现山东淄博地区)地方非常富庶,那里的老百姓没有不会吹竽、鼓瑟、击筑、弹琴……。”可见,琴艺活动不仅在君王的宫廷中进行而已深人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去了。

  被尊为“圣人”的孔子,是我们山东曲阜人(曲阜同当时的鲁国)。在《史记·孔子世家》中,记载了孔子学琴的故事,孔子向鲁国的琴师师襄子学习弹琴,练习了十天还未弹新曲,师襄子说。“你可以学弹新曲啦!”孔子却回答:“我虽已熟悉了这首乐曲的曲调,可还没有学到乐曲变化的规律呀!”以后,师襄子虽然多次催促他学弹新曲,孔子却仍不断地练习归曲,不仅熟悉了曲调,还掌握了乐曲所表现的情绪,直至最后领会到了这首乐曲所刻划的人物形象,似乎看到了眼光远大、称王于四方的“文王”,才算学成此曲。这时,师襄子也说:“找的老师曾说过这首乐曲正是《文王操》啊!” 从这个故事里,我们可以推知春秋战国时代的古琴音乐已经有了相当的水平,乐曲已有了曲名,有了一定的音乐形象并在一定的音乐理论指导下进行艺术活动的了。

  孔子还会作曲,《红楼梦》里贾宝玉听林黛玉弹古琴时说到的《猗兰操》,相传就是孔子作的琴曲,乐曲写的是孔子周游列国,没有一国肯重用他,他在归途中看到香花之王的兰花与山谷杂草丛生在一起 触景生情,感叹自己生不逢 时、怀才不迂的处境,于是作了这首琴曲。

孔子是个思想家,也是个教育家,他把音乐列入他教学的必修课程“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范围内。其中的“乐”就是指弹琴唱歌及跳

舞等技艺。影响到后代,我国历史上文人与琴的关系就特别密切,不少文人常常是琴不离身,有的还象大家所熟悉的戏剧《西厢记》中那个书生张生那样,专门雇用一个为他携抱古琴的“琴童”呢!历史上不少文人名士都喜弹古琴,其中不少是着名的文学家或大诗人,如汉代的蔡邕、蔡文姬父女。唐代的李白、白居易,宋代的苏东坡等等。千百年来人们把“焚琴煮鹤”这一成语比作野蛮粗鲁、破坏文化的行为,正说明了古琴是我国传统文化的象征。琴在古代文化中这样的地位,与这位山东圣人的大力提倡并把它列入教学必修课程有关。历代琴人始终也设有忘记他的功绩,古代不少琴谱刊本中,首先就把孔子对他的学生子路有关弹琴的教导放在“家语云”栏目的开头。他告诉子路,琴的音乐要以“中声为节”,要弹得“温柔、居中……。”有的琴谱还刊登了这位大人物的弹琴图:高高的琴坛上,孔夫子盘腿抚琴,周围拥簇着一群他的弟子(见附图).在大致统一的古琴造型中,有着各种不同的式样,如把琴两侧做得扁一些而带波浪状,整个琴体象一张芭蕉叶那样的叫“蕉叶”式,把琴的腰部制成连续的半园凸起状谓“联珠”式……。但绝大部分的琴都是以孔子的字命名的式样:“仲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