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门美宴(八)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9]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一场革命结束之后,接下来就是一场“反革命”,准确地说,逆向的革命、抵消性的革命——contra-revolution。因为在革命的过程中,势必从民间到地方,涌现出无数大大小小有组织的群众,作为起义的重要的基础力量。他们的存在,摧毁了旧有政权,是革命的一部分。但是同样,他们的存在也是威胁新政权的因素和力量。所以,革命在完成了对旧政权的摧毁之后,就是要跟革命自身对抗,来摧毁这些组织,结束这一场革命。而这个逆向革命的过程,对于中国来讲,就是削平群雄。

 

    这个削平群雄,对于目前阶段的运动领导者——项羽来讲,首当其冲的先削平贵族势力,因为他们目前攫取了六国政权名义上或者实质上的领导地位。对于项羽来讲,他的策略,就是通过提携和安插自己的“布衣”诸将,来驱逐和削平这些贵族“群雄”。

 

    那么,当贵族群雄被削平之后,项羽会不会向他分封出的十几个布衣诸将出身的王——这些照旧是威胁新政权的专制系统因素和力量,继续开刀呢?

 

    历史没有给项羽太多的机会去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后来的刘邦确实这么做了——削平布衣之王。我们没有理由认为,项羽会喜欢割据,会愿意让自己封出的布衣之王们,照旧割据下去。但是我们也没有理由保证,项羽肯定会削平这些布衣之王。但是,从韩信、陈平等人转述的,项羽喜欢“玩印不授”(不肯封赏功将以土地和爵位),只有“妇人之仁”而没有给出土地这一真“仁”,从这一点上推测,项羽应该是不愿意搞分封的。他喜欢吃独食。

 

    而至于项羽在咸阳的这次大分封,他确实分封出去了十几个布衣王,但是这些封出去的布衣王,都是已经略定了某些地盘,项羽封他们属于顺水推舟和别有用心乃至迫不得已,不能成为他喜欢搞分封的绝对证据。

 

    最后我们还要说一下分封和大一统,分封真的就是历史的倒退吗?分封制和郡县制,到底哪个是进步的呢?

秦人,自法家商鞅改革以来,扫除了大批世卿家族,连同这些世卿家族得以繁殖的土壤——分封制,也被法家改革扫除了。分封制完蛋了,世卿家族少了,较少威胁王权,国内政治稳定,也给人才也腾出了地方,欲“国富兵强”而不可得,怎么会呢!秦国遂统一了中国。

 

    但是,从分封制到郡县制,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急剧的转变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

 

    绝对的郡县制出现以后,皇权专制因而得到绝对加强,贵族、世卿家族乃至豪族,可以借助个人世袭的土地和力量来分解分享和干扰中央政府(皇权)的力量被铲除了,皇权自然空前强悍。这种黑铁一样的空前专制,给了专制者随心所欲虐待人民的机会和能力,于是实践证明,它是让六国之人吃够了苦头,而贵族、世卿家族和豪强豪杰家族,在既有的政治经济权益被剥夺之后,势必要对这一空前专制进行反抗。这也就是爆发秦末这场关东人民运动的根本原因。

 

    秦王朝的灭亡就在于分封制向皇权专制急剧全面过度导致了历史的反弹和动荡,促成了这个专制帝国早产儿的夭折。所以,项羽分封诸侯也好,后来刘邦的大分封也好,这都并不是复辟和开历史倒车,这是适应形势之举,一定程度地恢复分封制,是顺应了历史的正常走势,是值得肯定的。

 

    说“一定程度地恢复分封”,表现为,第一,郡县制和分封制并行,譬如项羽手中就有直辖的九郡,未来刘邦也有大片直辖的地面。第二,在被分封的王国中,不论是项羽封的异姓各诸侯王国,还是刘邦封的同姓诸侯王国,其内部,还是郡县制,并没有恢复到纯粹春秋时代那种诸侯国内大面积的世袭采邑的形势。

这种“一定程度的分封”,对历史能有什么坏处呢?一点坏处都没有,只有促使历史顺畅过度的好处。

 

    既然部分分封的模式的存在,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那项羽面临的问题就是,自己分封出的布衣王们,能不能坐住自己的国,把从前的贵族王们,驱逐出去;第二个问题就是,这些站稳了脚跟的布衣王们,能不能对项羽感恩戴德,最终一致推举他做“帝”。

 

    如果他做了“帝”,也许他不会立刻铲除这些异姓的布衣之王们,而使“一定程度的分封”(既然这也是一种顺应历史潮流的架构)一定程度地存在下去,但是不排除随时对其中的“反王”、“叛王”进行剿灭和除国,或者以将来自己的儿子(项羽太年轻了,儿子少和小,吃亏)取代他们。实际上,未来汉刘邦也是如此,他的大面积的封国一直存在着,一直到汉武帝时期,诸侯王国都还是存在着的,只不过已是日渐“式微”。从“豁达”的本性来讲,刘邦比项羽更喜欢分封。

 

     既然项羽搞所谓“大分封”迄今为止看不能算什么错误,可以打85分(其中唯一的瑕疵就是对某些旧贵族如齐、赵大国的旧贵族威逼太甚,但是项羽也必须这么做,不逼他们,不用相对忠于项羽的诸将刺激他们难受,瓦解分割他们的政权,养得他们势大,未来就更加难办,这种恰到好处的“一定程度的分封”就真会变成了历史倒退性的各姓诸侯自行其事的完全失控的诸侯割据局面了),那我们也就把故事继续下去。

公元前206年四月,完成大分封的诸侯各王们,高高兴兴领着自属的部队,都前往属于自己的本国了,等待他们的历史,是不可知的复杂的未来。

 

    四月的风儿和花儿都是完全不知道也不在意人间疾苦和得失地放肆热闹地摆动起来了,刘邦也卷了自己的行李,带了项羽颁给他的“汉王”大印,带着自己刚刚在这个体制下封的几个侯(有建成侯曹参、临武侯樊哙、昭平侯夏侯婴、威武侯周勃、建武侯靳歙),向南而去汉中了。

 

    项羽先生则在出关(函谷关)以后,朝最大的贵族动手,为自己在彭城腾出王宫,他说:“古代的帝都有地方千里,而且必须居住在上游。”于是派人先行,跑去劝义帝(假皇帝)楚怀王,要他去上游呆着。彭城大约处于楚地的下游了,上游就是湖南。义帝撅着嘴,搬家到了湖南东部的郴县,等待自己风雨未卜的前程。

 

    同在这一年(公元前206年),一万公里外的西方,西班牙的迦太基势力基本被罗马人肃清,罗马人正在蒸蒸日上地建立着自己的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