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军将领王翦(上)


编辑:小鱼的理想 [2010-3-25]
出处:网上流传
作者:未详
 

王翦,频阳(今陕西富平东北)东乡人,是秦王政兼并六国时最重要的秦军将领,与其子王贲先后攻灭了赵、魏、楚、燕、齐五国,在秦的统一战争中起到了至为关键的作用。

王翦在秦军中服役多年,但是一直没有得到重用。秦王政在铲除了嫪毐和吕不韦两大政治集团后,秦国的许多高级军政官员受到牵连,秦王政撤掉了秦军中一批与嫪毐、吕不韦有密切关系的高级将领,提拔此前名不见经传的桓齮和王翦作为新的秦军主将。


秦王政十一年(公元前236年),秦国趁赵军名将庞煖大举攻燕之际,由王翦和桓齮、杨端和各领一支大军,从东西两个方向钳攻赵国。秦军的作战计划是,王翦率领西线的秦军攻击赵国的上党郡,桓齮、杨端和率领东线的秦军攻击赵国的河间地区,然后两军会师赵国都城邯郸,控制漳水流域,割断邯郸与外界的联系。

王翦西线军团的任务是夺取太行山的重要关山险隘阏与(今山西和顺)。阏与位于太行山西,是沟通太行山东西交通的重要孔道。控制了阏与,秦军就可以穿过太行山南下直取赵国的都城邯郸。由于阏与的战略位置极其重要,秦、赵两大军事强国此前曾经在此进行过多次惊心动魄的战斗,其中最著名的一次就是赵奢、赵括全歼名将胡阳率领的秦国远征军。

太行山西的上党地区是赵国都城邯郸的重要屏障,赵国在此镇守的是赵国最著名的将领李牧。秦王政八年(公元前239年),秦王政的弟弟盛桥率领秦国大军进攻赵国上党郡的屯留,被李牧击败,盛桥被迫投降了赵国,使秦国的国际声望遭到了沉重打击。随后,秦国进攻屯留的军队被李牧成功策反,秦将军壁被叛军杀死戮尸。王翦第一次以方面军司令的身份出征,就要与李牧这样的赵军名将交手,压力很大。

由于上党地区山多路险,王翦决定佯攻李牧司令部的所在地、上党郡治长子(今山西长子县西),摆出要从涉县进攻邯郸的姿态,暗中却派遣一支精兵长途奔袭阏与。结果这一战术取得成功,疏于防范的赵国阏与守军被突然赶到的秦军击溃,阏与失守。由于阏与失守,上党对邯郸的屏障作用就基本失去了,李牧被迫退守邯郸。


秦王政十三年(公元前234年),控制了漳水流域的秦军向北进攻赵国都城邯郸,秦将桓齮在平阳、武城打死赵将扈辄,斩首十万。次年,桓齮出井陉,深入赵国腹心之地,与李牧率领的赵国边防军决战,结果秦军大败,桓齮畏罪潜逃。李牧趁此大胜收复了邯郸南面重要的天然屏障漳水。

桓齮被李牧击败对秦军心理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桓齮是秦王政最器重的将领,战功卓著,是秦军的第一名将。桓齮兵败潜逃后,秦王政大怒,一面派人缉拿桓齮,一面组织对赵国新一轮的进攻。次年,秦军兵分两路,从南北夹击赵都邯郸,结果再次被李牧击败,秦王政不得已停止了对赵国的进攻,转向进攻韩国。


攻韩本来是李斯和秦王政最初的想法。但是李斯在出使韩国时,被口吃但却极善权谋的韩非蛊惑,放弃了攻韩的打算,并进而影响了秦王政的决策,对当时军事实力不亚于自己的赵国发动了进攻。秦国在被李牧一再击败后,秦军的自信心遭到严重挫伤,不得不暂缓对赵国的攻势,并且反思攻赵的决策是否正确。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如果秦国继续进攻赵国被李牧击败,赵国反攻,秦国很可能招架不住,统一六国的时间就会大大推迟。如果这个时候赵国的国君不是赵迁这样的无能之辈,而是赵惠文王这样的人物,也许统一六国的就不是秦国,而是赵国了。

秦王政十七年(公元前230年),秦国派遣内史腾攻灭了奄奄一息的韩国,占领了被称为中原咽喉的韩地,秦国在韩地设立了颖川郡。秦国灭亡韩国给秦人打了一针强心剂,信心有所恢复,尉缭便开始筹划继续对赵国的进攻。


连续军事打击是尉缭为秦国制定的兼并战争的一条基本原则,既然已经与赵国进行了多次的恶战,就不能停顿。尉缭认为尽管与赵国的提前决战不很合适,而且秦军连续被赵军击败,损失惨重,但是赵国的消耗必然也很大,如果让赵国缓过气来,秦国就不是灭亡赵国的问题了,而是很可能被赵国灭掉。尽管知道与李牧的交手是凶多击少,但是秦王政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派将进攻赵国,以期消耗赵国,保持对赵国的军事压力。秦国连续被赵国击败让劝说秦王政攻赵的李斯也陷入到了极大的不安和恐惧之中,他要将功赎罪。

这次秦王政把进攻赵国的重任交给了王翦和杨端和。王翦在桓齮兵败后成为秦军最高级别的军事将领,也是当时最成功、最著名的秦国军人了。王翦深知此次出征责任重大,如果兵败,就不仅是自己身败名裂的问题了,秦国也可能在李牧的反击中遭到难以预料的重创,后果不堪设想。李牧卓越的指挥才能和他手下如狼似虎的赵国边防军的作战能力,王翦经过几次交手是深有体会的。对于战胜李牧,王翦根本没有把握。对于与李牧的决战,王翦只求自己能够尽可能地消耗赵军的实力,为下一位秦军将领战胜赵军创造条件了。

在视死如归的悲壮气氛中,王翦出征了。秦军的作战部署是,王翦率上党军南下井陉,杨端和、羌廆各率一军兵出河内、河间,会战邯郸。赵军在李牧的统一指挥下,先是击败了先期到达邯郸的秦国河内军,打死了秦军名将杨端和,接着又分兵司马尚阻击羌廆。李牧亲自与王翦率领的上党军决战,结果,王翦被李牧击败,东线的羌廆也被司马尚痛击,邯郸会战再次以秦军的残败告终。

王翦与羌廆合兵一处,对秦军进行了整编,稳住了连续战败的秦军。由于手下最优秀的将领王翦在正面战场无法战胜李牧,秦王政一筹莫展,秦国陷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就在这个时候,李斯带来了一个令秦王政异常兴奋的好消息,李斯通过赵国的权臣郭开成功地离间了赵王迁,赵王迁捕杀了李牧,免掉了司马尚,赵军的新任主将是能力平平的赵葱和颜聚。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好消息,秦王政开始还不敢相信,半信半疑。在得到了确切的肯定后,秦王政命令王翦抓住李牧死后赵国人心惶惶的有利战机灭掉赵国。

由于秦军最害怕的李牧死了,王翦很快就再次做好了秦军决战前的动员工作,秦军的勇气再次鼓了起来。赵葱和颜聚根本不是王翦的对手,很快秦军就在东阳战胜了士气低落、缺乏配合的赵军,赵葱阵亡,赵王迁和颜聚被俘,赵国灭亡了。赵公子嘉率领宗族数百人逃到了代郡,自立为代王,军上谷(今河北怀来东南)与燕国连兵抵抗秦军。

王翦虽然灭掉了赵国,但却无法高兴起来,他为李牧的被杀而感到惋惜,甚至觉得通过这样的方法取得的胜利是很不光彩的,有损于一个军人的尊严。王翦未能在正面战场战胜李牧,不仅是王翦个人军事生涯的最大遗憾,也使战国晚期的军事斗争失去了最大的悬念。

秦军占领邯郸后,秦王政亲自到邯郸嘉奖秦军。赵政尽数杀死了当年与其母家不睦之人。可是不久,赵太后就去世了。


秦王政二十年(公元前227年),秦将王翦、羌廆灭亡赵国后,进军中山,兵临燕、代,燕国惊恐,太子丹派卫人荆轲刺秦,被秦王政发觉,荆轲被支解而死。秦王政对主谋行刺的太子丹十分痛恨,发誓一定要报复,重金悬赏太子丹的项上人头。秦王政命令王翦攻燕,燕、代联合出兵与秦军决战。王翦与辛胜在易水西岸大败燕、代联军。

赵国虽然被灭亡了,但是赵地反秦的零星战斗还在继续。赵人复赵的欲望非常强烈,王翦不得不让羌廆率领重兵驻守赵地,保证深入燕境的秦军的身后安全。

王翦和辛胜虽然在易水西岸战胜了燕、代联军,但是秦军的战线拉得太长,为了保证身后的补给线和对沿途征服地区的的占领,秦军不得不分兵。这样一来,王翦带入燕境作战的秦军数量就大大减少了。王翦觉得,凭借手里的这些兵力要想战胜燕国容易,但要征服占领燕国则是力不从心、捉襟见肘。于是,王翦向秦王政请求支援。

此时秦国由于与赵国的连年生死大战,兵力消耗极大,对于率领秦国最庞大军团的王翦的支援,秦王政心里很有些不高兴,认为王翦率领如此众多的秦军居然还要求增援,颇有无能之嫌。但是,秦军毕竟击败了燕、代联军,为了扩大胜果,秦王政还是抽调了一支秦军支援王翦。

秦王政二十一年(公元前226年),得到秦王政增援的王翦,大败燕太子丹率领的燕军,攻占了燕国的都城蓟,燕王喜东迁辽东。

王翦在留下一支秦军驻守燕地后班师回朝。王翦回秦后,秦王政嘉奖了这支秦国远征军,让他们休息,驻守国内,抽调原来的国内驻军组成一支新的远征军。秦王政任命在攻赵破燕战争中脱颖而出的王翦的儿子王贲为将,援救魏国,攻击楚国。王贲不辱使命,大破楚军,一举攻取了楚国的十几座城池。秦王政对年轻有为的王贲十分欣赏,对王翦则有英雄迟暮的慨叹。

这一年,在新郑居住的韩王安趁秦连续进攻燕国和楚国之际,发动武装叛乱。秦王政调集秦军平叛,韩王安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