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将乐毅(上)


编辑:小鱼的理想 [2010-4-3]
出处:网上流传
作者:未详
 

乐毅,中山国人,魏国名将乐羊之后。乐毅的族兄乐池是赵武灵王的重臣,把乐毅推荐给了赵武灵王。乐毅军事才能突出,很得赵武灵王的赏识。赵武灵王复辟失败困死沙丘宫后,乐毅先到魏国,再到燕国投奔乐池,成为燕昭王的肱股之臣。为了对付齐国,燕昭王让乐毅联络赵惠文王。齐湣王灭宋后,被苏秦离间,杀死了齐国最优秀的将领司马穰苴。乐毅指挥五国联军进攻齐国,大败齐军,攻入临淄。乐毅破齐后,国际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反齐联盟破裂,重新结成新的利益集团。这一时期,围绕齐国利益,燕、赵、秦纷争不断。燕昭王死后,燕惠王用骑劫取代乐毅为将,乐毅入赵。齐将田单击败骑劫后,齐国复国。燕惠王招乐毅回燕,乐毅不肯,但同意帮助燕惠王维系燕、赵关系,成为往返燕、赵之间的两国客卿。在规模空前的秦赵战争中,乐毅与赵括、田单一起担负起了赵军在这场空前巨战中的指挥任务。在赵括与秦国名将白起的长平大战后,乐毅和田单帮助赵孝成王连续击败秦军,使赵国在秦、赵这两个当时最强大的国家的较量中占有上风。乐毅的儿子乐乘、乐闲都是当时的著名人物,封君拜将,风云一时。
乐毅的先祖乐羊是魏文侯手下的著名将领,曾经在魏文侯四十年(公元前406年)攻灭中山国。中山国是白狄族建立的国家,辖境约相当于今天的河北省石家庄、定州、保定地区。中山国人口密集,商业发达,是当时比较强大的国家。魏国本来与中山国并不搭界,与中山国边境线绵长的赵国不堪忍受中山国的进攻,赵烈侯向魏文侯求救,魏国才有了与中山国的战争。魏文侯任命乐羊为攻击中山国的主将,率领魏国精锐的武卒,在赵国的配合下,跨国攻击中山。中山国面对当时最有战斗力的魏军拼死抵抗。在坚持了三年后,中山国还是被乐羊攻破了都城顾(今河北定州),被魏国灭亡了。中山国在齐、赵、燕三国之间,战略位置十分重要,魏文侯打算把中山建设成魏国楔入齐、赵、燕三国之间的军事基地,牵制三国,配合魏国的争霸战争。魏文侯把英武有为的太子击派到中山,把当时魏国的第一能臣李悝从上郡守的位置上调为中山相,辅佐太子击整顿中山国的秩序。为了赏赐乐羊攻灭中山国的大功,魏文侯把中山国的一座大城市灵寿(今河北平山)封给了乐羊,命令乐羊率军驻守中山,从此,乐氏族人长期在灵寿生活。由于魏国的对外战争连续不断,魏国中央政府的行政任务越来越繁重,魏文侯在中山的局势稳定后,就把太子击和李悝调离中山主持其他重要工作去了,乐羊成为中山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

乐羊在中山执政多年,把这块远离魏国本土的飞地经营成了自己的私家地盘,魏国的中央政府根本无法插手中山事务。魏武侯无法容忍乐羊的割据,几次想解决乐羊但都没有成功,反而激起了乐羊更强烈的反意。吴起在未能如愿当上魏国的相邦后,在楚悼王的作用下,离魏入楚。吴起入楚后,得到了楚悼王的重用,主持楚国的改革大业,楚国的实力大大加强。楚国强大后,与魏国展开了激烈的争霸战争。为了击败魏国,吴起联络秦、赵、齐对魏国形成夹攻之势。同时,吴起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老伙伴乐羊,希望占据重要战略位置中山的乐羊能和楚国南北呼应。结果还没等乐羊叛魏独立,楚悼王和吴起就被楚国的贵族集团杀死了。乐羊怀着对吴起的无比思念,立中山国君室后裔为新的中山国君,中山复国。中山复国后,都城就设在了灵寿,乐羊仍然是中山国的实际统治者,乐氏成为中山国最显赫的家族。但是乐氏把持中山国朝政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几代,中山国国 君就夺回了朝政的实际控制权,乐氏在中山国的政界随即遭到压制。许多有能力的乐氏族人走出中山国来到赵国,其中乐池的发展最好,得到了赵武灵王的重用,先后被派往秦国和燕国为相。乐毅就是在族兄乐池的举荐下,得到了赵武灵王的赏识。乐毅在到赵国之前就以擅长军事而小有名气,但在中山国却无法得志。乐毅到赵国时,赵武灵王已经禅位赵惠文王,正全力攻击中山国。乐毅对赵武灵王攻灭中山国出了不少的力。后来赵武灵王复辟失败,困死沙丘宫,乐毅担心受到牵连,就离赵入魏,后来又投奔自己在燕国为相的族兄乐池。这个时候,正赶上齐国名将司马穰苴大败燕军,覆三军,擒二将,消灭了燕国最精锐的骑兵,燕国的形势岌岌可危。要不是有苏秦的周旋,齐湣王制止了司马穰苴的继续攻燕,燕国很可能就此亡国。乐毅的到来对苦思良将的燕昭王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燕昭王对乐毅的军事才能十分佩服,拜年轻的乐毅为亚卿,位在乐池之下。

在乐毅和秦开的努力下,燕军的重建工作很快就取得了成效,燕国的骑兵又恢复到了原来的规模。由于乐毅是中山国人,习于骑射,而且又有跟随赵武灵王骑战的经历,对骑兵的培训和指挥很有心得,重建的这支燕国骑兵吸取了很多赵国和中山国骑兵的成功经验,在质量上比原来那支精锐的燕国骑兵又有所提高。在乐毅的统一指挥下,燕国的各个兵种得以经常在一起演习,彼此配合作战的能力大大提高。本来就很彪悍的燕军在整体作战能力提高后,战斗力更强了。 燕国的军事建设虽然卓有成效,但燕昭王在国际上却更加低调处事,很少抛头露面。尤其是在对待齐国的问题上,燕昭王简直到了卑躬屈膝、逆来顺受的地步。齐湣王在司马穰苴破燕后,虽然没有灭掉燕国,但对燕国却也并非放心。齐湣王一方面不断地向燕国索取人、财、物,一方面刻意地羞辱燕昭王,试探燕昭王是否真心服齐。燕昭王虽然愤恨不已,但知道燕国还不是齐国的对手,只得忍气吞声,低眉顺眼,小心翼翼地服侍齐湣王,不敢露出半点不满。在这一时期,燕国为了生存,迫不得已以属国的身份服侍齐国。燕昭王对齐湣王有求必应,没有丝毫的怠慢。燕昭王还自费派军跟随齐湣王,归齐国指挥,参加齐国的对外战争。燕军十分精锐,多次在齐湣王的对外战争中立下大功。由于燕昭王的成功伪装和苏秦的不断吹风,齐湣王对百依百顺的燕国逐渐放松了警惕。 由于燕国和强大的齐国关系十分亲密,燕国的另一个重要邻国赵国对燕国也不敢轻举妄动了。燕国用低调外交换来了难得的安宁。燕昭王在稳住了齐国和赵国后,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对付北方游牧民族国家东胡上。由于秦开的出色表现,燕国取得了拓疆千里的绝世武功,版图扩张一倍,燕国一跃成为北方的大国,国土面积甚至超过了齐国。燕国的开土拓疆引起了齐湣王的关注。为了转移齐湣王的注意力,燕昭王命令苏秦设法让齐国与别的国家开战。燕昭王一直把齐国作为燕国的头号敌人,殚精竭虑地想要击垮齐国。他派苏秦到齐湣王的身边卧底,离间齐湣王与齐国大臣之间的关系,引导齐湣王不断进行对外战争。尽管齐湣王是一个非常聪明、有作为的国王,但好大喜功、独断专行的天性使他乐于听取苏秦的谄媚谗言,在重大决策上受到苏秦很大的牵制。齐湣王灭宋和误杀司马穰苴都是在受到了苏秦的直接影响下做出的错误决定。

燕昭王一边让苏秦引导齐湣王攻赵,一边派乐毅秘密联络赵惠文王攻齐。乐毅在赵国时就认识赵惠文王,只是交道打得不多。而赵惠文王对乐毅在赵国时的印象很深,在乐毅离赵入燕后的所为也多有关注。赵惠文王对乐毅给予了很高的礼遇,表示愿意与燕国结成反齐联盟。赵国经过赵武灵王时期的积聚和扩张,在赵惠文王时期已经是列强中的超级强国。只是由于地理上的原因,赵国的西边是国势不断上升的秦国,东边是咄咄逼人、野心勃勃的齐国。尽管赵国的实力要超过齐国和秦国中的任何一个国家,但是由于在地理位置上处于两强之间,赵国在东西方的防务上都不得不投入很大的力量,限制了赵国的争霸大业。赵惠文王希望能够先打垮齐国和秦国中的一个,解除赵国的后顾之忧,使赵国可以全力打击另一个国家,成就赵国的霸业,因而对燕昭王的联赵攻齐战略很支持。赵国争霸中原的关键在于能否解决东西方的齐、秦问题。赵国南部的韩、魏地处中原腹地,本来是赵国南进中原的主要进攻对象,但由于齐、秦对赵国南进持抵制态度,在赵国进攻韩、魏时经常从侧翼牵制赵国,使赵国难以完成攻掠韩、魏的作战计划。赵国要想争霸中原,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不断掣肘的齐、秦两国。赵武灵王在位期间曾经在解决齐、秦问题上做过很大的努力。他利用燕国和秦国先后爆发的内乱插手两国内政,在燕昭王和秦昭王两位国 君的即位问题上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赵武灵王希望通过控制燕昭王以形成在东部赵燕联合压制齐国的有利态势,希望通过控制秦昭王解决掉赵国的这个西部威胁。赵武灵王的策略一度很成功,秦国和燕国都曾经受到赵国的胁迫,被动地配合了赵国的争霸大业。赵武灵王的争霸策略很高明,不是单纯地通过军事兼并,而是造势。赵武灵王时期进行的最大一次战争就是攻灭中山,在驱赶楼烦、林胡两个游牧国家和争霸中原的过程中,赵武灵王更多的是靠借机造势、以势压人,达到屈人兵的目的。在赵武灵王的苦心经营下,赵国一度形成了西控秦国,东挟燕国以致齐国,全面压迫中原的有利态势。但由于齐湣王先后攻破秦国和燕国,打破了赵国的争霸策略。更重要的是,赵武灵王在 君权问题上的严重失误,使赵国出现了不必要的内乱。好在赵惠文王在击碎赵武灵王的复辟梦想后,没有搞大规模的肃反运动,赵国没有出现更大的政治震荡,而是很快就恢复了秩序。强大的赵国并没有因为赵武灵王复辟而造成的内乱损伤多少国力。在赵惠文王的带领下,赵国又加入到了列强争霸中原的行列中。乐毅对赵惠文王十分感激的是,当初自己逃离赵国后留在赵国的家人受到了赵惠文王的照顾,生活得很好。而且忠于赵武灵王不肯再侍赵惠文王的乐池在赵国的家人也得到了赵惠文王的照顾,不允许别人打扰他们。乐氏族人在赵国的很多,都过着舒适安宁的生活。乐毅探访自己昔日在赵国时的旧友,这些友人都希望乐毅能够回来和他们一起共事。当初乐毅在赵武灵王死后离赵,本来就不是出于现实的危险,只是由于乐毅担心自己受连累而避祸燕国。乐毅见自己昔日一起效力赵武灵王军中的朋友并没有因为赵武灵王的关系受到牵累,而是仍然得到了赵惠文王的信任,在赵军中担任重要的职务,对赵惠文王的胸怀很钦佩。这些情况与乐毅在燕国听到的消息有很大的出入,使乐毅又想起了当初在赵国时的意气年华。除了赵武灵王的死去让乐毅伤感外,赵惠文王和赵国蓬勃向上的景象都给乐毅留下了深刻的美好的印象。过去美好的记忆、曾经出生入死的战友、可爱温柔的妻子都使乐毅对赵国产生了深深的眷恋。让乐毅感到无比欣喜的是,自己离开赵国时已经怀孕的妻子后来生下了一个男孩,此时已长成一个标致少年。乐毅的妻子在乐毅离去后,十分思念乐毅。但由于齐国和赵国长期处于敌对状态,作为齐国属国的燕国不得不对赵国也断绝关系。因此,乐毅与自己在赵国的家人的联系被隔绝了。乐毅的妻子希望可以驾乘长风到燕国寻找乐毅,为了寄予自己的思念之情,给乐毅的这个儿子起名叫乐乘。乐乘很小的时候就在母亲的引导下学习军事,在乐毅见到乐乘时,乐乘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兵学基础,乐毅十分喜欢这个儿子。在乐毅向赵惠文王表达谢意的时候,赵惠文王希望乐毅能把赵国当成自己的祖国,并表示随时欢迎乐毅能到赵国来。乐毅知道赵惠文王希望自己能够为赵国效力但却没有明说,以免使自己面临尴尬。赵惠文王此时不过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青年,但却事事做得滴水不露,让乐毅暗自赞叹。乐毅虽然没有明说自己愿为赵国效力,但却在心里对赵国有了归意。从此,乐毅在燕国和赵国之间频繁来往,燕国和赵国的关系越来越紧密。

齐湣王灭宋后,齐国的军事实力受到了很大的消耗。后来,齐湣王又误听了苏秦的谗言,杀死了忠直的司马穰苴。燕昭王认为攻灭齐国一雪前耻的机会到来了,便让乐毅抓紧时间联系赵惠文王共图破齐大业。这个时候,秦国也在积极地组建反齐联盟。秦昭王先后在宛和中阳与楚顷襄王和赵惠文王相会,共商攻齐事宜。秦国还率先发兵攻击齐国,秦将蒙武一举攻下了齐国宋地的九座城池。秦昭王后来还和魏昭王在宜阳相会,与韩釐王在新城相会,组建以秦国为首的反齐联盟。赵惠文王不希望秦国在攻齐战争中得到太多的利益,便和燕昭王相会,联合燕国排挤秦国。结果,最先发起攻齐联盟并为此奔走忙碌的秦国被拉下了攻齐纵长的领导地位。由于秦、赵两强相争,与秦国和赵国关系都很好的燕国成为攻齐联盟的纵长。燕昭王任命乐毅为上将军,担任燕、赵、秦、韩、魏五国联军的总指挥。赵惠文王拜乐毅为赵国的相邦,乐毅心照不宣。

燕昭王二十八年(公元前284年),燕国空国而出,在乐毅的率领下,与先期集结的赵、魏、韩、秦联军会合,从齐、燕边境进入齐国。由于燕国长期以来是以百依百顺的属国形象侍奉齐国的,齐湣王对燕国的防备有所放松,齐国与燕国的边防没有作为重点防御地带,原来驻防在齐燕边境的大量齐军被调往他处。面对五国联军的进攻,齐军在齐、燕边境还没有来得及构建坚固的防御体系,联军就已经攻到了黄河西岸的灵丘(今山东茌平西北)。乐毅很快就拿下了灵丘,东渡黄河,到达济西,与齐国的都城临淄隔济水相望。齐湣王调集齐军截击联军,在济水西岸发生激战,联军大胜。

  乐毅遣还与齐国不搭界的秦国和韩国军队,分派魏军攻占与魏国接壤的齐国宋地,分派赵军攻占与赵国接壤的齐国河间地,自己独率燕军渡过济水,进逼齐国的都城临淄。齐湣王在临淄城西面的秦周组织了一场保卫战,结果被乐毅再次击败,齐湣王逃亡卫国,乐毅进入临淄。

      乐毅选择的进军路线,避开了齐国的长城防御工事,从齐军防守空虚的北部边境攻入齐国,渡过黄河、济水后就一举拿下了齐国的都城临淄。乐毅破齐的战略意图非常明确,就是直取齐国中枢临淄以制齐国全境。燕昭王没有想到乐毅的破齐战争进行得如此顺利,从燕国出发后,一路势如破竹,不到一个月就拿下了强齐的都城临淄。对这盼望已久而突如其来的胜利,燕昭王异常兴奋,亲自到济上劳军,封乐毅为昌国君(昌国地在今天的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东),为齐国占领军最高军政长官。

乐毅为了扩大战果,全面控制齐国,分兵五路,分略齐国的五都,临淄(今山东淄博东旧临淄)、即墨(今山东平度东南有即墨旧城)、莒(今山东莒县东有莒国故城)、高唐(今山东高唐东南)和平陆(今山东东平)。

齐国的五都建制颇有历史。在管仲的统筹设计下,齐国是第一个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军政合一,实行军国主义的中原国家,因而得以迅速强大,超过了郑国,成就了齐桓公吕小白的霸业。管仲把齐国分为五个大区,每个大区既是行政大区,也是军事大区。每个大区设有一名都大夫,主管辖区内的军政事务。五个大区各设有一个都城,是大区的军政中心,都大夫就在此办公,首都临淄同时也是全国的军政中心。齐国不同于秦、赵、魏、韩、楚、燕六国,在新扩张的土地上没有实行郡县制,而是始终坚持实行从齐桓公、管仲时期就开始推行的五都制度。因而,随着齐国掠得的土地和人口的不断增加,齐国五都的辖区范围也是不断扩大、经常发生变化的,都城所在地也屡有迁移,只是齐国国内始终被划分为五个区域,首都始终是临淄。齐国的五都各驻有一支常备军,称为技击,是与当时著名的魏国常备军武卒和秦国常备军锐士齐名的劲旅。

乐毅坐镇临淄城,统一指挥调度五路燕军对齐地的占领,结果不到半年,燕军就攻下了齐国七十多座城池。乐毅在新占领的齐国土地上设立郡县,统归燕国中央政府管理。齐湣王由于有孟尝君的教训,十分痛恨强臣的出现,因而不实行其他国家为赏赐功臣而普遍实行的封 君制度,齐国的大臣们对此都很不满。乐毅为了笼络齐国有名望有势力的士大夫,大行封 君之道,光是有封邑的 君一级的爵位就封了二十多人,没有封邑有封禄的爵位更是封了一百多人。为了对这些齐国士大夫进行控制,乐毅把这些齐国封 君的食邑都设在了燕国,封禄的取得也集中在燕国的首都蓟。

在齐国的燕军对齐国大肆掳掠,以报当初匡章入燕和穰苴破燕的奇耻大辱。乐毅把燕军搜刮来的大量齐国宝物和著名的齐国美女运往燕国,供燕昭王和燕国的贵族享用。即便是普通的燕国百姓在这次破齐大捷中也由于燕昭王的赏赐和在从军亲友对齐国的抄掠而大发了一笔横财。本来就很富庶的齐国在齐湣王灭宋后,把更富庶的宋国的大量财富掠夺到了齐国,在乐毅破齐后,这些财富又流到了燕国,燕国一下子由于战争的胜利而迅速暴富。长期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的燕国一下子爆发了,燕国举国上下沉醉在破齐的胜利中。

齐湣王时期的齐国,声势很盛,大有当年齐桓公、管仲时期的霸主威望,本来不是可以轻易被攻破的。乐毅之所以能如此轻易地战胜强大的齐国,一方面是由于乐毅的出色指挥,燕军的骁勇善战,另一方面是由于齐湣王灭宋消耗很大和中了苏秦的离间计杀死了齐国最杰出的军事将领司马穰苴,自毁长城。燕昭王苦心经营多年的破齐之计终于取得了成功,燕昭王倚重的苏秦和乐毅在破齐的两条战线上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只是苏秦在乐毅攻入临淄前夕被齐湣王处死。燕国在早先秦开击败东胡拓疆千里后,国土面积扩张一倍,在乐毅占领了齐国的绝大部分土地后,燕国的国土面积几乎又扩张了一倍,燕昭王的声势日隆,跻身强国之 君行列。燕昭王在攻破齐国后,个人的荣誉达到了顶点,随着燕国雄居燕齐之地,燕昭王俨然要代替齐湣王成为中原地区的新一代霸主。

倒霉的齐湣王在临淄保卫战被乐毅击败后,逃亡卫国。
卫国国君以礼相待,已经习惯专横跋扈的齐湣王仍然端着霸主的架子,十分轻视卫 君。卫人对逃亡到卫的齐湣王的狂傲很生气,同时也担心齐湣王鸠占鹊巢,对齐湣王发起了攻击,把齐湣王赶出了卫国。齐湣王又先后来到邹国和鲁国,这两个小国听说了齐湣王在卫国的作为,拒绝收留齐湣王。齐湣王不得已又潜回了齐国,进入被燕军包围的莒城。 秦昭王最先联系攻齐的楚顷襄王并没有如约加入攻齐联盟,而是在乐毅占领了大部分齐国,齐湣王被迫入莒后,派淖齿以援齐的名义率军进入齐国,趁机占领了与楚国接壤的原来的宋国淮北地。淖齿入莒后,齐湣王对楚国的来救很感激,拜淖齿为齐国的相邦。后来,齐湣王发现淖齿要挟持自己与燕国谈判,十分生气,与淖齿发生冲突,为淖齿所杀。齐湣王的儿子田法章后来被莒人立为新的齐王。

赵惠文王为了排挤秦昭王在攻齐联盟中的主导地位,把秦昭王拉下纵长宝座,帮助燕昭王成为攻齐联盟的纵长,使亲赵的燕军主将乐毅得以顺理成章地成为联军的总指挥。乐毅率领联军在济西取得了对齐国的决定性胜利后,就以秦、韩两国与齐国不接壤为由遣还了秦军和与秦军关系密切的韩军。这实际上是变相剥夺了秦国参与分配齐国战利品的权利,大大地激怒了宣太后与秦昭王。此时不仅魏国占领了宋国旧地,楚国夺回了原来被宋王偃占领的淮北地,就连弱小的鲁国都占领了齐国的徐州(今山东滕州东南),这让最先发起攻齐联盟后被燕赵排挤出局的秦国异常恼怒。秦昭王命令参与攻齐的秦军将领斯离不必回秦,掉转方向,强行占领原属于宋国后被齐国占领、当时最富庶的商业城市陶(今山东定陶北),引起了燕、赵两国的强烈不满。当时所有的强国都对富甲天下的陶垂涎三尺,乐毅在攻破齐国后,实际上已分派燕赵军队对陶进行了占领。斯离在秦昭王的命令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将驻防陶的燕赵军队尽数驱赶,把陶拢到了秦国的手里。秦国的行为无异于虎口夺食,燕赵两国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允许的。秦国和燕赵两国在分配齐国这个战利品时分赃不均,发生了严重的利益冲突。 燕昭王二十九年(公元前283年),赵惠文王和燕昭王相会,商讨共同对付秦国的问题。秦国也改变了战略,从攻齐变为联齐,支援齐国仅剩的几座城池抗击燕军和赵军,牵制燕军和赵军。秦昭王还先后两次在鄢、穰与楚顷襄王相会,联合楚国对抗燕赵。由于乐毅的安排,魏国在攻齐战争中得到了很多实惠,站在燕赵两国的立场上。燕、赵、魏与秦、楚、齐两个对立的军事集团形成。

赵惠文王命令勇将廉颇攻取了齐军据守的昔阳(今河北晋州西北)。齐湣王时期,齐军深入赵地,占领了河间和中山的大片领土,乐毅破齐后,赵国才得以收复这片失地,昔阳是齐军在赵地的最后一个据点。秦昭王命令魏冉、白起攻魏,拔安城,兵临大梁城下。秦军对大梁展开了猛烈的进攻,但却无法攻进大梁城。燕、赵两国见秦军攻魏,便派乐毅率军援魏。乐毅与魏冉、白起在大梁城下交战,魏军从城中杀出,与乐毅合击魏冉、白起。经过一番恶斗,魏冉和白起退往陶,与斯离会合。 秦昭王改变策略,不再进攻魏国固若金汤的大梁城,而是攻掠魏国刚刚取得的富庶的宋地。秦昭王之所以首先打击魏国,主要是因为魏国挡在秦军占领的陶和秦国的本土之间。为了使陶和秦国本土的联系能够顺畅,秦国决定先制服魏国,以便加强对陶的控制。 魏国在破齐战争中获利颇丰,魏国不仅占领了大部分的宋地,而且还把原来由齐国控制的卫国拢到了自己的身边。卫国在魏文侯、魏武侯、魏惠王时代,长期被魏国控制,是魏国得以成就百年霸业的重要钱库。后来魏国的霸业衰落,卫国就摇摆在齐、赵、魏之间了,后来被齐湣王控制。 本来赵惠文王一心想要控制卫国这个经济王国,不想一不留神被魏国抢了去,这使得赵惠文王很不愉快。 占领陶的秦将斯离率领的是秦国的一支精锐部队,在魏冉和白起退入陶后,陶地的秦军就形成了一个十分强大的军事集团。秦军占领的陶就象一个楔子一样死死地钉在魏国的版图内,只要这支强大的秦军发力,魏国刚刚绘制的新版图就可能被绽得四分五裂。秦昭王命令魏冉、白起、斯离以陶为根据地,进攻宋地。魏昭王在卫国的问题上已经得罪了强大的赵国,如果继续与秦国为敌,魏国就会同时遭到秦、赵两大军事集团的攻击,这无疑是不明智的。魏国必须要在秦国与赵国之间做出一个选择。魏昭王仔细掂量了一下合秦与合赵的利弊,认为与秦国联合之弊要小于与赵联合,便离开赵国,向秦国靠拢。

燕昭王三十年(公元前282年),秦昭王与韩釐王在新城相会,与魏昭王在新明邑相会,韩国与魏国成为秦国的盟友,秦国在形式上组成了秦、楚、齐、韩、魏五国联盟。 燕、赵与秦集团的战争由于地理上的原因,集中在赵国和魏国的疆域内。从各个战场的形势来看,秦集团虽然声势浩大,但却并没有占有优势。楚国仍然像当初合纵攻齐时,没有如约出兵。 韩国认为自己很难在这场战争中得到比较多的实惠,态度不是很积极。齐国在秦国的支持下虽然一再苦撑,可以吸引一定的燕、赵兵力,但却很难起到决定整个战争胜负的作用了。战场上交手的主要是燕、赵和秦、魏的军队。其中燕国的军队集中在东部战场,同魏国和齐国的残余部队作战,赵国的军队集中在西部战场,同秦国和魏国作战。 秦军东渡黄河,攻取了赵国的蔺(今山西离石西)和祁(今山西祁县东南),进逼赵国的祖基旧都晋阳。魏军则直接攻击赵国的都城邯郸。燕军在西部战场的压力不大,乐毅应赵惠文王的邀请到赵国助战。赵惠文王把一支赵军交给乐毅指挥,乐毅以赵国相邦的名义对魏军作战。乐毅率领赵军很快就击败了进攻赵国的魏军,并夺取了魏国在邯郸赵长城外围建立的军事据点伯阳(今河南安阳西北)。河东战场的赵军也很快就击败了入侵的秦军,收复了失地。 赵惠文王时期,赵国人才济济,能臣干将比比皆是,像对付魏国这种规模的战争本来没有必要请乐毅帮忙指挥。赵惠文王请乐毅帮忙的主要目的是使燕国对乐毅产生怀疑,继而削夺乐毅的权力,造成乐毅对燕国的不满而投赵。果然,乐毅的助赵攻魏之举受到了燕国贵族的质疑。他们认为乐毅的当务之急是肃清齐国的残余势力,而不是多此一举地去帮助强大的赵国攻击魏国。尤其让燕国不能容忍的是,乐毅没有坚决地执行燕昭王要求燕军单独占领齐国的命令,而是在赵军攻取了齐国的河间地后又允许赵军继续向南占领齐国的土地。根据乐毅以往的亲赵表现,再结合这两件事,燕国贵族得出了乐毅叛燕投赵的结论。尽管燕赵此时是盟国,但在国家利益上产生的矛盾让两个国家产生了裂痕。

造成乐毅破齐而未灭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战争初期,燕军的进展十分顺利,乐毅一鼓作气拿下了齐国的首都临淄和七十几座城池,只剩下即墨、莒、聊、麦丘等几座孤城还在齐军手里,灭齐仿佛只是呼吸之间的事。但是这几座城池的齐军防守十分顽强,攻城的燕军伤亡很大,于是乐毅命令以围为主,以攻为辅,实行困城战术。这几座城池难攻实际上是早就可以预料的。即墨和 莒是齐国五都中的两座都城,城坚、兵众、粮足,防守基础极好,而且城中军民怀有必死之心,求战欲望十分强烈,燕军要想在短时间内攻破二城是十分困难的。乐毅分兵五路剽掠齐国,如暴风骤雨一样席卷齐国全境,抗战意志不坚定的齐国贵族和军政官员早就投降燕国,接受燕国的封爵了。抗战意志坚定的齐国贵族和军政官员对燕军且战且退,最后多退入即墨和莒,据城死守。 即墨大夫战死后,齐国后来十分著名的将领田单被即墨军民推为首领,主持即墨城的防守。齐湣王被淖齿杀死后,莒城军民共推齐湣王的儿子田法章为新的齐王,莒成为了齐国的临时首都,莒城军民怀着誓死保卫齐王的悲壮信念,抗战的决心大增。燕军多次组织敢死队攻击即墨和莒,但都以失败告终,强攻破城的信心不足,乐毅采取困城战术也是一时的无奈之举。麦丘、聊等几座城池虽然不及即墨和莒城坚民众,但却抗战决心很大,燕军同样无法攻破。其实,在乐毅攻下的七十几座城池中,临淄、高唐、平陆和很多城池的防守基础都很好,但齐湣王兵败如山倒,这些城池的守将抗战意志崩溃,绝大多数都是在没有认真抵抗的情况下就投降了,否则乐毅是根本无法在半年时间就控制齐国全境的。由于燕、赵与秦国在分配齐国战利品这个问题上发生矛盾,秦国转而支持齐国与燕、赵为敌,使齐国的抗战信心大增,秦国对齐国态度的转变给燕国灭亡齐国造成了巨大的障碍。秦国在陶建立的军事据点对齐国的抗战提供了巨大的支持,秦、魏对燕、赵的战争牵制了燕、赵对齐国的攻击。

还有一点也是十分重要的,就是燕昭王在破齐后的巨大转变。燕昭王在子之之乱后登上王,燕国一片创痍,百废待兴。燕昭王和母亲易王后励精图治,燕国得以慢慢复苏,国家渐渐富强起来。一心图强的燕昭王心理开始膨胀,不顾苏秦的劝阻,决心趁齐国攻秦之机攻齐。结果旧仇未报又添新辱,燕军被赶回齐国的司马穰苴击败,几乎灭国,燕昭王的心理有了巨大的挫败感。在苏秦的周旋下,齐湣王才没有灭掉燕国。燕昭王在被司马穰苴大败后,一直是卑躬屈膝对待齐国的,伪装得小心翼翼,对齐湣王的凌辱压榨不敢露出一星半点的不满,以免遭杀身灭国之祸。但是燕昭王心底的复仇之火却越烧越旺。燕昭王本来就是一个城府很深、不愿外露的人,多年曲意逢迎、寡廉鲜耻的人性压抑使燕昭王的性格发生扭曲,强烈的复仇欲望使燕昭王思想极端、阴暗多疑、冷酷无情。在乐毅破齐后,自贱多年的燕昭王不敢相信胜利来得如此之快。在亲赴济上劳军,亲眼看见燕军的胜利后,燕昭王终于相信了眼前的现实,多年的压抑之情一股脑地释放出来了。靠仇恨支撑的顽强使胜利后的燕昭王对齐国进行了报复性的掠夺奴役,以消解自己多年来的苦闷抑郁。       燕昭王本人对齐国的宝物和美女的享用是破坏摧残式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补偿自己这些年的超人付出。在燕昭王的命令下,燕国是举国享用齐国和宋国的财富和人口,燕人疯狂的快乐建立在了齐人和宋人的妻离子散、人去财空的基础上。燕人对齐国的报复程度超过了当初齐国对燕国的掠夺,激起了齐人强烈的抗战欲望。 燕昭王在攻破齐国后,虚荣心迅速膨胀,不仅追求极度奢华的生活,而且还以强国之君自居,在对待燕国重要的盟友赵国时,燕昭王一反以往对赵惠文王的尊敬,而是特别强调赵惠文王的年轻,言语间有了不敬之意,让赵惠文王很不愉快。 燕昭王是靠着秦惠文王的支持才得以登上王位的,与在燕国为质的秦昭王也曾经十分友好,秦国和燕国一度是十分稳固的盟友关系,但在破齐后,燕昭王对秦国的态度也有所改变,甚至直接发生战斗,引得秦昭王颇感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