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朝太子成了人质


编辑:小鱼的理想 [2010-4-26]
出处:网上流传
作者:未详
 

周平王迁都,虽说一时太平无事了,但是也失去了诸侯的尊重。为什么?你堂堂一个周朝天子,竟然被小鬼子逼得迁都,弟兄们的颜面往哪里放?你要不行你吱一声啊,哥几个帮你把小鬼子办了不就行了。

眼看大家都靠不住了,周平王这个时候只能依靠一个人了。谁?郑庄公。郑国紧挨着洛邑,有实力,而且是诸侯里面最近的亲戚,亲上加亲的亲戚,不仅是堂弟,还是表弟。

可是,有一个问题。郑庄公有日子不来了,在家里对付叔段呢。周平王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心说你是个中央领导人,不能总是拿着中央的工资干私活啊,你这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吗?

正在这个时候,虢公忌父从虢国来了,说起来,他是那个虢石父虢总理的儿子,当年虢总理给幽王出了烽火戏诸侯的主意,后来自己也幸福地被犬戎给剁了,也追认烈士了。不过,他的儿子就不再担任中央领导人了。

平王跟虢公聊得挺投缘,平王有了一个想法:“老虢啊,你看老郑这么多年来担任总理职务,时间长了,有些懈怠了,平常也不来中央办公了。我看,你就继承你爹的遗志,取代老郑,担任总理吧。”

“这这这这这不行,绝对不行。”本来好好地说话,听平王这么说,吓得虢公说话都不利索了。

“有什么关系?”

“大王啊,老郑人家那是实力派啊,我要是夺了他的权,那他不仅怨恨我,也会怨恨大王啊,我这诸侯还想不想干啊?”虢公说得实在,自己是个小国,惹不起。

当天晚上,虢公急忙溜了。他怕夜长梦多,万一平王非要自己取代郑庄公呢?还是跑了最放心。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看上去越是坚固的墙,就越是透风。

按理说,天子与臣子的对话应该是严格保密的。可是,郑庄公在第二天就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毫无疑问,有人以快马加急的方式向他汇报了工作。

郑庄公是什么人?别忘了他是春秋第一位猛男啊。

于是,郑庄公去中央了。他要干什么?辞职。

“大王,您看,我家里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总是脱不开身,再说,能力上也有问题。您就让我辞职吧,省得占着茅坑不拉屎。”郑庄公很诚恳地向平王提出辞职。

“兄弟,这怎么行?好久不见,正想你呢,咱们多聊聊。”平王挽留。自从虢公给吓跑之后,平王认真思考过,思考的结果是谁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郑庄公。他还庆幸呢,庆幸虢公没有听自己的。

“大王,听说您连人选都看好了,据说是虢公是吧?我也觉得他很合适啊,他爹不就当过总理吗?说实话,他的能力比我强多了。”郑庄公说得超真诚。

平王有些慌了,他看不出来郑庄公是说的真心话还是在讽刺自己。说实话,没人知道,甚至郑庄公本人也说不清,一方面他有些愤怒,另一方面他还真不想干了。

“嗨,我说呢,怎么好好地就要辞职,原来是误会,误会啊。我的意思是老弟不在的时候,虢公临时来帮个忙什么的,算是借调,老弟一回来,那他就主动让位。再说了,能力上,他怎么能跟老弟相比?”

问题是这样的,你越是挽留,他就越是想走;他越是想走,你就越是真想挽留。

郑庄公咬死了一定不干了,说什么也没用。

平王一看不行啊,怎么办?

“兄弟,你看,四十多年了,郑国对中央的贡献那是巨大的,我叔还有兄弟你的贡献那是没人能比的。如今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误会,也不能怪你不信任我。这样吧,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让太子去郑国为人质,你看如何?”平王这人,整个就是遗传了他姥爷的二愣子脾气,一急了什么馊主意都敢想,什么后果都不管。

你说交换人质这样的事情,原本是诸侯国之间的事情,大家级别相当的。就算是诸侯国,关系亲近一点的,也都不玩这个。现在天子要跟诸侯交换人质,而且动不动就派太子做人质,这不是太荒唐了吗?

郑庄公是什么人?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行,第二反应是绝对不行。一来这样要挨骂,二来太子这样的人质那是人质吗?就算平王今后把自己给炒了,自己能把太子怎么样?第三,太子去了郑国,那还不得供着?供好了那算不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交待?

“大王啊,这千万使不得。知道的说是大王主动提出的,不知道的说是我要挟大王。大王要我留下来,那我就留下来好了,这用太子做人质的事情就免了吧。”郑庄公不傻,这烫手的山芋绝对不接。

其实到这里,平王是成功的,又表达自己的诚意了,郑庄公也让步了,如果见好就收,那就完美了。可是,平王那是个二愣子,当初迁都也就一拍脑袋。如今又拍了脑袋,你越推辞,他越来劲。

“不行,其实我让太子去做人质还有别的意思,郑国现在是模范国家,国家治理得好,我也让太子去现场学习一下,算是留个学吧。就这么定了,啊。”这一回平王真是下定了决心,不容郑庄公再说什么。说完,走了。

郑庄公现在是推无可推,暗中叫苦。本来是来讨公道的,谁知道讨回去个烫手山芋。

怎么办?

回到总理官邸,恰好祭足跟着来了,两人一商量,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把自己的世子先弄过来,至少吧,算是交换人质。

就这么着,郑庄公世子姬忽来到周朝做人质,平王太子姬狐随后去了郑国当人质。

周郑交质,这是一个标志,标志着周朝的权威下了一个台阶,他们已经自己给自己降格了。

消息传出去,天下诸侯对周朝更加不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