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之夏(十一)


编辑:桐风惊心 [2009-12-8]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少康的儿子“杼先生”(音住),因为非常年少,所以我叫他“Youth杼”。
  Youth杼在少康死后继位,组织了对东夷族的远征。这大约可以理解成,反攻“Jr.后羿、寒浞”东夷一族以为报复和除根吧。所谓东夷族不只是一个部族,他们广泛分布在山东地区。因为东夷人善射,Youth杼就发明了皮甲防身:把犀牛皮割成块块,用丝绳连缀成衣甲。这是真正的皮甲,比蚩尤时代的披着整张牛皮进步多了,因为整张的牛皮穿着束缚身体,行动不便。小块块连缀的皮甲则易于活动。
  据说Youth杼还发明了进攻的矛,其实矛早就存在,最多是改良了矛,比如在矛头刃部的加个可以放血的血槽,或者加固了矛头与矛柄的连接方式。
  Youth杼率兵征伐东夷,得到沿途诸侯的支持,他控制了很多地方,一直打到大海之滨,抓到一只象征和平的吉祥物——不是鸽子,是一条九个尾巴的白狐狸。通过东征,夏王朝的威望在各地大大增高,一些原来叛离的诸侯又重新臣服。《竹书纪年》:“帝杼八年,征于东海及三寿,得一狐九尾。”Youth杼班师回朝,又牛了一阵子,过了不久就高兴地死去,年仅二十七岁。Youth杼如此之young,却能够继承大禹事业,把夏朝的国力与疆域发展到鼎盛,成为夏朝最有为之主,得到了后人的祭祀。我想这得益于他小时候在“有虞氏”的泥地里,观看爸爸少康训练泥腿子士卒时的经历。自古英豪多出草莽,山野里可以长出灵芝,深宫只出产“狗尿苔”(一种长自厕所的低贱植物)。
   Youth杼死后,夏朝的历史变成一部枯燥无味的流水帐。杼的儿子芬继位,九夷来朝,表示愿意听从调遣,这是由于上一代的功烈使然。芬在位约四十四年而死。其子芒继位,举行了隆重的祭黄河仪式。除了把猪、牛、羊沉于河中,还豁出老本,把当年舜帝赐给大禹象征治水成功的“玄圭”(黑色的玉圭)也沉在河水中,以示虔诚。这就是“沉祭”,一直延续数了数千年的仪式——当然今天却没有了。祭河之后,芒又跑到东海之滨游玩,捕捉到了一条很大的鱼,使人想起海明威的《老人与海》。群臣向芒称贺,认为大鱼是神所赐,可永保太平。
  芒在位约五十八年而死,其子泄继位,国家相对稳定,对东夷诸族进行了封爵。
  泄在位二十五年而死,其子不降继位。不降永不投降,征伐了夏王朝西部一个诸侯“九苑”,临死把位子让给弟弟扃(念炯)。扃在位约十八年而死,其子胤甲接班,晚年遇上厄尔尼诺现象,酷热异常,十个太阳又都出来啦。胤甲就在这年死去,因为王宫里没有空调。
    此后,夏后宫发生嗣位之争,不降的儿子孔甲借助迷信手段蛊惑人心,从叔叔扃、堂弟胤甲一系手中夺回了天子位。成功的喜悦使得他更加迷信鬼神,他听说黄河、汉水出现雌雄两条大龙,是天帝赐给他驾车的。孔甲非常高兴,找来一个叫刘累的饲养员(尧帝的后人,但名字很像现代人),赐姓御龙氏,给他喂养两条大龙。不久雌龙得了感冒,刘累用很多餐巾纸给它擦鼻涕也没有转机,终于死掉了。刘累把雌龙剁成肉酱做熟了给天子孔甲吃。孔甲认为味道香美、养颜补肾,吃完还想要。刘累为了再找到龙肉,就打那个雄龙的主意,雄龙冲着他喷火,他没办法,找不到肉交差,只好卷了铺盖远遁而去。
  由于孔甲净干些养龙这种胡涂事,很多诸侯就开始小觑他,不再服从这位夏天子的命令,孔甲也无可奈何。到了他的儿子皋和孙子发,情况还是没有改观,夏王朝德衰,诸侯叛之,前来进贡的诸侯渐渐减少,Youth杼时代打造的雄厚实力与威望已然消歇。等孔甲的曾孙子夏桀接班的时候,夏王朝已经兴味索然。以上史事包括养龙的事散见《竹书纪年》、《史记》、《左传》。
  夏桀打算重振辉煌,即位以后,拿山东滕县地区的“有施国”开刀。当时,很多诸侯已经不再服从夏王族的领导地位,开始面离心叛。其中有施国从前对夏桀挑鼻子竖眼,正好被夏桀抓为现行。为了杀一儆百,夏桀亲自坐上战车,调集了上万军队集结在有施国几百米长的小城之外,耀武扬威。他力气很大,能够一个人生擒野牛,拉直铜钩,他又喜欢勇士,身后一大帮跟班,都能手裂虎豹。当时实际上,夏王朝只是一个方圆一千里的大诸侯,它必须自身建设得好,经济强大,武装厚猛,迫使四方诸侯朝他为王。如今夏王朝已经累代肾虚,夏桀正在作垂死挣扎,想靠军力吓唬吓唬诸侯,给夏的威风,打一针壮阳药。不过,这东西副作用很大,战争只能加快消耗国力,谋求重振经济才是根本。
     看见对方如此生猛,有施国在大兵压境面前失去勇气,下城请罪,表示愿意臣服纳贡。夏桀不许投降,一定要灭掉他的封国,给各家诸侯看看样子,好怕了我们大夏王族。有施氏急了,只好选了一个AV女优“妹喜”进献给夏桀,作为性贿赂。夏桀一看这个细腰雪肤的纤瘦型美女,长发及臀,身材凹凸有质,娇媚欲滴,穿着莲步小袜,走上席子来给夏桀施礼,然后轻启朱唇,微露皓齿,吐出一个一个圆润的小字,向夏桀哀哀求情:
     “我·情·愿·以·身·代·有·施·国·之·罪·····>>>>>>>!”声音虽是莺啼燕语,却像原子弹一样有轰炸力,直轰得夏桀,当场晕菜,说都不会话了。再瞧妹喜跪在那里,低着头,胸前微微颤动的部分,好似揣着活灵活现的小兔,举着嘴儿喘气,夏桀立刻魂魄全无,于是再也不说灭有施氏了,急不可待罢兵回朝。
    夏桀收了妹喜,放了有施国,不但没有重建在诸侯中的声威,反倒令诸侯更小看了他。但是人在恋爱的时候,什么都顾不得了。上述这段故事依据《国语·晋语》:“昔夏桀伐有施,有施人以妹喜女焉。”
  妹喜被接到河南巩义夏都,看见夏桀的王宫已是多年陈旧,国运像王宫一样,上面落满了鸟屎。夏王朝的经济实力确实不行了。王宫的内壁装饰材料也不怎么好,不够环保,于是妹喜娇嫩的皮肤起了小疙瘩。夏桀心疼得不行,赶紧下令在附近的洛阳地区大兴土木,建造了一座很漂亮的新宫殿,修得很高,从地面往上看,有将要倾倒的感觉,所以取名倾宫。在倾宫里又用美玉、石头砌出琼室、瑶台。修好了以后,夏桀就挽着妹喜跑来浪漫。《竹书纪年》:“夏桀三年,作倾宫。”
  当时政府规定,一人发五十亩地,十分之一粮食上交王族。但是夏桀不理睬这个标准,敛收无度,宫里粮食多得吃不了,就把它们都酿成美酒。夏桀挖了一个举世闻名的巨大的酒池装酒,酒池里面能够行船,乐师和歌女站在船上,鼓手安置在岸边。酿这一大池子的酒,剩下的酒糟堆积成丘,连绵十里,从丘顶可以远望七里。代价是老百姓拼命上缴粮食,只落得自己吃糠咽菜。
  夏桀回头对美女妹喜说:“咱们玩饮酒比赛吧。”
   于是一通鼓响,有三千人从殿外嘻嘻哈哈奔跑而入,你强我夺,蹲在池旁争地方,象牛饮水一样趴在池沿猛吸起来。好多人喝醉了以至于掉入酒池淹死。乐师和歌女则给大伙伴奏以靡靡之音。在一旁欣赏着这出闹剧的妹喜嘻嘻而笑,引为乐事。   依据《韩诗外传》:“桀为酒池,可以运舟。糟邱足以望十里,而牛饮者三千人。”《论衡·语增篇》云:“纣沈湎于酒,以糟为邱,以酒为池,牛饮者三千人。”《列女传》云“为酒池,一鼓而牛饮者三千人,醉而溺死者,未喜笑之以为乐。”
  妹喜是个惹人怜爱的清幽型的美女,娇小柔弱。夏桀非常宠爱她,为她聚敛财宝,荒废政事也在所不惜。因为妹喜纤弱,需要增肥,他就在酒池边把肉堆得像山一样高,腊肉干儿一条条地挂着仿佛树林。这就是传说中的酒池肉林了。
   夏桀这么干,倘在国力丰盛年代,根本无所谓,比如汉武帝、乾隆大行奢侈,都没有关系,当时天下富裕。但夏王朝以区区千里之地,累年经济积弱不振,还要大搞奢侈,只能加重老百姓的经济负担,使更多人陷入赤贫,激化社会矛盾。但是夏桀酷爱妹喜,管不了那么多了,爱情使他顾不了太多,就像一个穷大学生,为了追MM,宁可当掉裤子。所谓红颜祸水亡国,逻辑上大约就是这样的吧。夏桀因泡妞而亡国,若搁在富裕年代则没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泡妞可以,但要有充分的经济实力。
    大臣“关龙逄”(念旁),看见夏桀这番胡闹,实在忍不住了,就手捧着黄图,上边绘制着祖先们的丰功伟绩,包括大禹治水的图像,跑来给夏桀看(因为当时没有文字,所以只好看图说话)。
   关龙逄说:“希望您看了以后,能效法先王,善待民众,停止胡作非为。象大禹一样节俭衣食、爱惜民力,才能得天下诸侯的拥戴,久享国运。若是继续挥霍无度,任意杀人,亡国功日子就不远了。”
    夏桀听不进去,说:“我是太阳,我居天下之上,永远存在。我这太阳灭了,天下就没了,人们谁敢反我?”
  “您知道吗,人们一听见您的太阳学说就头疼,天天指着太阳咒骂:‘时日曷丧,予汝偕亡’——说您这个太阳什么时候灭亡啊,我们都盼着呐,宁可我们也不活了,愿意与您同归于尽!”夏桀确实耗用民力太重,特别又是在夏王朝累代经济不振的时候,难怪老百姓怨恨得要死要活。
     

点击查看大图
 
黄图

  夏桀大怒,下令将黄图焚毁,对关龙逄说:“你最好少干预我的事,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关龙逄还是喋喋不休,站在朝堂上轰也不走,夏桀只好请他住进监狱。关龙逄在监狱里还是闹哄,寻死觅活,不依不饶。夏桀被他气坏了,只好将他斩首了事,然后警告朝臣们说:“今后有再象关龙逄这样的人来散布妖言,祸乱人心,一律杀头。”于是言路断塞,贤臣绝迹。本事依据《竹书纪年》《庄子》《韩非子》等。《韩诗外传》:“关龙逢进谏曰:“古之人君,身行礼义,爱民节财,故国安而身寿。今君用财若无穷,杀人若恐弗胜,君若弗革,天殃必降,而诛必至矣。君其革之!”立而不去朝。桀囚而杀之。”另《尚书帝命验》:“夏桀无道,杀关龙逢,绝灭《皇图》,坏乱历纪。”郑玄曰:“天之图形,龙逢引以谏桀也。”《关帝志 汉寿亭侯父祖辨》:“桀爲长夜之饮,龙逄常引黄图以谏,立而不去。桀曰:‘子又妖言 矣’。於是焚黄图,杀龙逄。”
  事情怎么会闹到这样的地步呢?归根结蒂是经济滑坡导致的。夏王朝好好的,经济又怎么突然就滑坡了呢,以至于挥霍点民力就承受不了呢?老百姓和关龙逄都闹着要死要活的呢?
  其实,夏王朝经济衰退,有其必然性。夏大禹王族的统治已经维持了四百多年,没有新兴家族的参与和推动创新,统治和管理的技术都走向落后和反动,对下面的管理水平日益落后,观念暮气沉沉,行动积滞不前。这必然导致各种利益阶层矛盾激化,危机四伏。最后经济滑坡,再加上天旱灾情,终于社会经济大萧条。这不是末代帝王一人善与不善,道德好与不好,就能轻易解决的。这是任何专制家族都必然面临的正弦曲线,除非它能引进新鲜势力充进自己的统治集团,仿佛凤凰孽磐,自我变革更生。但这在“家天下”者的古代中国,怎么可能呢?
  独一家族长期专政积累出的被动后果,都被记在夏桀身上,夏桀成为千夫所指,万世所讥,和后来的商纣先生一样,成为中国历史上知名度最大的恶君,这样看历史是片面的。这种把历史走向、亡国大势,简单归纳为某最后一人之善与不善、好与不好,是肤浅的!
  而这时的时光,已是公元前1600年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