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幽之王(二)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9]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周宣王(周厉王的儿子太子静)给历史带来了一段“宣王中兴”。在周宣王时期,由于政策得力和天时照顾,周这个大诸侯的经济有所复苏。周宣王一看有钱了,就向东与东夷作战,向西北与猃狁作战,取得一定战果。所谓猃狁(念作险允),是鬼方的后身,匈奴的前身。
  周宣王的中兴,表现在诗歌里就是:“夜其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鸾声将将。”就是说,周宣王的院子点着蜡烛仿佛不夜之庭——周宣王也够奢侈,夜未央了还点着蜡——周宣王的马车响着清脆的銮铃,从外边开party回来了。銮铃是扁圆形的球,銮内有铜丸,随着车身的摇动而铃声叮当。銮的数量有讲究,周宣王天子八銮。这是一段无忧无虑的幸福时光啊。
     遗憾的是,周朝的这种潇洒并不可能长久,西戎的马蹄,时不时地来蹂躏大周的西域。
     众所周知,周朝的特色是文治,孔子所谓“郁郁乎文哉”,国家弄得色彩斑斓,礼仪彰美。因为重文轻武,周朝的忧患便来自周边蛮族。在打仗的时候,他们还管打仗不叫打仗,叫“观兵”,讲求堂堂正正,明鼓不相诈,打起来有一大套礼仪形式,非常麻烦,只适合于跟同样麻烦的对手交战,终于被西戎北狄这些打仗不讲礼数、阵形像团烟、机动能力更强的家伙们欺负得够戗。                  
     周人在打架中很被动,当时的征人作诗道:“靡室靡家,猃狁之故”——老婆孩子热炕头都顾不上了,都是因为打仗。
     周宣王能够主动出击,去殴打猃狁,算是历代周王中了不起的了,因而获得了“中兴”的美名。但是“宣王中兴”以后,好景不长,不过数十年,爱江山更爱美人的周幽王老大爷继位了。
  周幽王是个类似“年纪一大把,学问没有,笑话倒是有一车”的人,这句话是别人讥笑孔祥熙的,这里借用给了周幽王。他的夫人——小美女褒姒喜欢听裂帛的声音,他就把大匹大匹的丝绸撕给她听(这算是很前卫的音乐了)。夏桀也曾给妹喜演奏过,但我们估计这是后人出于“女人祸水”的偏见,瞎编的。否则,为什么俩人刚好有同样的坏处。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脑子上的沟回却越来越浅,这就是周幽王老年幼稚症的体现。还不过瘾,他又导演了一场“烽火戏诸侯”的杰出的文艺大联欢活动。
     起因是小美女褒姒喜欢扮酷,轻易不对人笑。她倘若一笑,就勾魂倾城,百媚俱生,是一招必杀技。但她每两百年才笑一次。
     周幽王老大爷为一觇此笑,挖空了心思。但百般设计,都不得逞。最后他开始打国家NMD战略防御系统的主意。
     我们知道周王朝重文轻武,所以蛮族们就放肆。大周朝一直处于劣势。面对这种窘境,大周天子只好消极防御。他和诸侯们约定了一套“声光通讯”的防御系统:在大路上修筑土堡,上面设置大鼓。如果戎兵入侵,就点起烽火,击鼓传告,跟周天子亲近的诸侯比如郑、虢,就会前来援救。这就是大周的 “声光通讯NMD战略防御系统”。 NMD——National Missile Defense,国家导弹防御系统。
  老周幽王就是看中了这个“声光通讯”。他为了一博褒姒的勾魂笑靥,就折磨上了烽火台。他老人家屡屡爬到台子上去举火,拼命敲鼓,每天下午都来一阵儿。诸侯第一次闻讯,傻乎乎地跑来,一看只是周幽王喝高了。第二天又敲,诸侯大队人马立刻歪盔斜甲地跑来了。一看,又没事儿!如此没完没了。周幽王说:“我打算把这些诸侯当诸猴耍,哈哈,诸Monky——!”
  褒姒见了他那满头大汗的滑稽样子,忍不住启唇嘻嘻一笑。
  终于博得了小美女褒姒的倾城一笑,老幽王脸上乐得像一朵盛开的核桃,却把诸侯们气得半死。一些偏在西部的远道诸侯气得英语都骂出来了:You’re such a bitch!  You下次打鼓我要是再来,我是他妈的Jerk!
     光有小美女添乱,事情还坏不了,周幽王又任用坏蛋来治理国家,于是泾渭地区发生大地震,老祖宗的发祥地“岐山”也山崩了。古代的地震都是代表上帝意志的,是警告人间君主干错了事,但战天气地、革命乐观的周幽王不以为意,他违逆天意和历史习惯,废掉了太子,把小美女褒姒没满岁的儿子定成接班人。小美女褒姒也够可怜的,据说嫁来时才十几岁,次年就被迫给老周幽王生了个儿子!
     太子被废了,太子岁数小没话说,但太子的妈妈的爹岁数大。这位老外公还指望着太子继承王位,自己跟着吃香喝辣呢。老外公希望落空,冲冠一怒,就打算跟周幽王打架。但他只是一介诸侯(叫“申侯”,位于镐京以西),个头和份量抵不上周幽王。那只好拉外援。于是竟勾引西夷犬戎异族来攻打他老亲家的江山——同时申国自己也出兵,还有缯国——类似于石敬塘出卖燕云十六州,管契丹人叫爹,请过来打汉人。
     犬戎兵高高兴兴地拿着空麻袋来了。
     周幽王赶紧喊:狼来了!狼来了,狼这回是真的来了!犬戎狼啊!~~~!
     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诸侯没一个来相救的,扯破了嗓子的老周幽王,眼等着被犬戎捉了俘虏,揪着胡子被杀死在骊山之下。(以自己的生命和权位换取了这次文艺大联欢活动的成功。)

犬戎兵可劲抢光了周室三百年积累的货物宝器,源源不断地运出镐京,当然还包括小美女褒姒,也被掳走了,然后放把大火,把犯罪现场烧为平地。《史记·周本纪》:“又废申后,去太子也。申侯怒,与缯﹑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举□火征兵,兵莫至。遂杀幽王骊山下,虏曪姒,尽取周赂而去。于是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故幽王太子宜臼,是为平王,以奉周祀。
     历史向来如此循环,项羽烧秦、董卓烧汉,经营几百年的歌舞升平,出将入相,舞榭歌台的地方,几天之间烧夷成野狗出没的废墟。而不久,又被农民在上面种上黍苗。黍离之悲就是后人路过西周旧城时所抒发的悲凉感喟。看来,内乱,就必有外侮啊!
     将近三百年的西周时代就这样冒着狼烟结束了,西周时代,从公元前1046年武王伐纣立国到前770年被攻破。由于犬戎祸乱,引狼入室的申侯虽然让外孙周平王虽然得了天下,但不敢待在西边了,而且诸侯们也纷纷趁机扩大地盘,侵消周天子的直辖土地。周平王遂在郑武公、晋文候和秦襄公的勤王部队保护下,把周王室东迁四百公里到了河南的洛邑(今洛阳地区),上演出后来被成为东周春秋的故事。(这个时候,希腊人已经结束了“荷马时代”而进入了“古风时代”,他们在地中海畔的希腊半岛上,草建了二百多个城邦国家,并且已将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到了第三届。)犬戎攻破周幽王是公元前770年,但一些学者认为周平王东迁时间比这要晚若干年。
     从公元前770年周平王东迁洛阳,到公元前473年勾践灭吴,这三百多年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历史时期,恰好被记录在我国最早一部编年体史书《春秋》上,借助这部史书而得名,即是我们遥远美好且不可重复的春秋时代!大周朝分为“西周”“东周”两个时代。从武王伐纣建立大周朝到周平王东迁洛阳,这段历史,被史学家叫做“西周”时代。周平王东迁洛阳,到秦始皇统一中国,这段时期,被称作“东周”时代。“东周”时代,又可以分成春秋、战国两个时间段。
     
     
     注:在人类迄今短暂的文明史上,落后民族(蛮族)对先进文明的袭击和反动,比比皆是。在亚欧大陆西部爱琴海畔,希腊半岛上璀璨夺目的迈锡尼文明就是于公元前十二世纪在北方蛮族的入侵下撕为碎片,王陵的雕塑被推倒,珍宝被洗劫一空。到了公元前八、九世纪,在迈锡尼文明的碎片上,当地希腊人又收拾余烬,创立了雅典、斯巴达等等城邦国家。
     这些城邦人也许是不想再当地中海病夫吧,都积极锻炼身体,准备跟外人打架,每四年还“华山论剑”一次,很多男人光着身子从不同城邦跑到一起,参加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当时赛项仅有一个,就是光着身子跑完192.27米。
     当希腊人召开他们的第三届奥运会前后,亚欧大陆最东端的西周从公元前1046年立国到前770年被攻破,开始了东周时代,主要也是周边的野蛮民族作孽。西周单纯注重发展兵车,拘泥于堂堂正正的车战战法和礼仪形式,没有发展出适合山林江河作战的军事技术,所以被都城以西的西戎犬戎欺负得背井离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