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哉强齐(五)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9]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齐国联兵打击中原诸侯,是嫌他们不“尊王”,等看着大家都含着牛血发誓共奖王室(奖就是赞助的意思,发奖),拥戴周天子了,齐桓公就开始“攘夷”了。“尊王”的王,就是指周天子。
  当时可以攘的夷合计四种:东夷、西戎、南蛮、北狄。这些在当时看来的少数民族,现今早已经融入汉人社会,不复存在了,他们的基因,隐藏在我们血脉的角落,虽然也许你的额角或者我的下巴,偶然出现返祖现象时,还暗示出一点当时夷狄人的特色。然而,当初夷狄正火的时候,“南夷与北狄交中国,不绝若线”,一度把我们华夏民族搞得亟亟可危了。语出《春秋公羊传》,意思是夷狄的地盘与中原相交错。
  在华夏诸侯国边境之间,夷狄见缝插针,像螨虫和虱子,把周朝的诸侯们,搔扰得浑身痒痒。
  西周被咬得不行,就东迁四百公里,从陕西中部挪到河南中部,变成了东周。不料,岐山大本营的西戎也像随身虱子一样,向东方浸润,追在文明的头上继续制造头皮屑。其中一部流浪到河北省的东部山区,成为山戎部落,位置是今天的唐山市下属的迁安、卢龙一带。
  非常不好意思的是,这一地区,也就是我出生的地域,说得雅一点,少时游钓之地。潇水出生于迁西县,邻近迁安。这里盛产优质板栗,并且有条滦河,被引到天津去,使那里的人民可以洗上澡。公元前七世纪,盘踞在我故乡的山戎民族发展到了顶峰,顶峰的标志,就是人口繁殖的多力。人丁兴旺固然是好事,人多手多嘛,但粮食和肉供应就紧张了,特别是初春时节,青黄未接时候,旧的黄色的存储吃光了,而山野里还没有返青。饿着肚子绿着眼睛的山戎人,只好去找城里人打秋风。
  离迁安、卢龙最近的大城市,就属燕国的都城蓟了——不是现在的蓟县,而是咱们了不起的老北京,具体城址应该在广安门一带,或者再往西南的房山,这是北京地区第一次出现城邑。
  然而这时的“老北京”并不风光,燕国地处偏北,经济落后,是春秋时期可怜的弱国,中原诸侯的事务很少轮到它掺和。燕国国君一代代值班,如今到了燕庄公,正在房山一带不招谁也不惹谁地过日子,不料乡下山戎的穷亲戚们,从迁安、卢龙地区,扶老携幼地来找他麻烦了。
  从迁安、卢龙来北京,如今开车走京沈高速一个半小时,如果换成两脚走,两天也够了,何况古代人比现代人走的只快不慢。所以,这些夕发朝至的穷亲戚们随时都可以来打扰燕国人,燕国人怕死了这些穷亲戚,就把自己锁在严丝合缝的城墙里躲着。蓟城城墙的建筑方法应该也是当时流行的版筑。简单地说,就是用两块木版夹住泥土,然后从上面填土,填一层,夯一层,一层层地夯实。土中间还可以注水、鸡蛋清乃至童子尿之类的神物,起到粘合加固作用。夯土块儿之间还交互错落,以咬合牢固。等土结成块,再摘下木版,城墙就耸立起来了,夯土总量可在百万立方米,墙基厚度二十米以上。不过,墙体不是垂直的,需要斜坡来支撑。城墙最初的主要用途是防洪,现在是防人。
  这样的没有外包砖的城墙,如果用明朝的红夷大炮去轰,当然不堪一击,但是对付牙齿和爪子武装起来的山戎人,足可抵挡一气了,何况城外还挖沟引水形成壕沟。
  唯一的弱点(什么东西都有弱点,内功大侠也有弱不禁风的死穴)是城墙必须有个城门,而城门不得不拿木头做(青铜的门你推不开),即便铆了青铜钉做保护,但仍然是怕火烧的。
  所以,如果山戎的攻城部队推着木头车,上边放上干草,点着了推到城门下,就很可能焚毁城门。当然城上守军可以乱箭齐发,不让放火的山戎人靠近,而且城门本身包着一些青铜,可以防火。即便真的城门着火,城上还可以往下浇凉水。不过,山戎人也学乖了,他们炼一些动物油,蒙在干草上。你用水浇,我这油就烧得更厉害,飘着烧你。
  山戎人是如何前仆后继、如蚁附膳地往城墙上爬,如何扛着参天古树的粗干死劲去撞蓟城城门,我们不得而知了,能够知道的是燕庄公铁青着脸地对城下说:“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穷亲戚来了,迎接他的有板砖。”
  于是蓟城干部群众在燕庄公动员下,纷纷走上城头,积极组织防守,很多老太太把她们的石头枕头也搬上城头当滚木。一切可以往下砸的东西,全部向穷亲戚山戎的脑袋砸下去了,以至于后来山戎撤退以后,老百姓们出城就能捡到居家生活所需要的各种什物。
  

点击查看大图

  山戎人在周边的农村和坟场、粮库大肆掠夺一通,丢下一批老弱同胞的尸体,就顺了京沈高速古道,拉着战利品凯旋回去了。
  燕庄公一边出榜安民,一边向齐国求助。齐国以前也饱受过山戎之苦,现在齐国强大了,致富不忘支边,遂于公元前663年,高举尊王攘夷大旗的齐桓公亲领兵车三百乘,唱着“满江红”,向北蜿蜒一千里路,进剿山戎来了。这也是为了尽霸主的责任。
  山戎的大本营,就是我的老家地区,在北京东南150公里。想不到两千多年前,我老家这片山区还是风光过的,把老北京折磨得寝食不安,以至于齐桓公大驾亲自出征,真给面子啊。齐桓公的战车,冲击力十分可欢,加上车体份量,惯性比骑兵要大得多。但是战车也有它的弱点,就是太过笨重,在山地就完全没有了平原上的优势。遇到壕沟和障碍,也很是头疼。所以,我估计,齐桓公一定是选择平地邀击山戎。
  我老家这片山区只有最中间是一小片平野,就是如今的县城,一条破破烂烂布满“陨石坑”的入县公路,通到这里。齐桓公玉趾亲征,大约就是顺着这条陨石坑山路,开到最适合布置战车的县城平地,和山戎的步兵队伍遭遇了的吧。
  这里需要分析一下交战双方的军事装备,因为它们是此役的决定因素。
  一提到戎狄,大家立刻想到是骑马民族。其实不然,马匹在蒙古游牧地区相当于公交汽车,时刻不能缺省,但是在我老家的山区,以打猎和山果采集为业的人民,却是并不需要马匹的。那时的山上还有森林密布,并不象今天这样光着小孩屁股。所以林多障多,不能驰马。山地人打猎,采取烧山或设伏的形式,而不是骑着马追兔子。
  对山地人来讲,也许驴子比马更经济实用一些。马这家伙个头很大,但身子骨最是娇嫩,一弄不好就拉稀闹马瘟。另外,养马也很奢侈,没足够财力养不起马,如今北京郊区的养马户告诉我说,养一年马,所费相当于买一匹新马。汉朝一家人养一匹马对付匈奴,还折腾得国敝民凋呢,更何况几百年前艰苦的山区人民。
  倘使山戎人真是骑马打仗,骑兵作战灵活性远比战车强,那么老齐怕是输定了,三百辆战车无一能够生还。
     但是,山戎人是徒步的。而齐桓公的战车,却是装甲部队。战车车身包有青铜,大马的身上也配置马胄(念皱)、马甲,马胄保护马头,马甲保护马身。大马的力气大,马甲上随便加铺青铜,从而使它更加坚不可透。山戎人却不行了,青铜是奢侈品,他们装不起,就算装上,身上背着铜,太沉,跑不动。齐国兵却可以装铜,因为他们站在战车上,不用跑路。三名头戴青铜盔,身披牛皮甲,皮甲上加了青铜泡、青铜片,披挂整齐的战车勇士,武装到了牙齿,驾御着同样装了铜的木制战车,驱赶着马胄护头、马甲护身的四匹战马,结队冲锋,烟尘滚滚,整体冲击力十分可观。
  面对这样的“马车坦克”,山戎步兵几乎是蛤蟆咬天,无处下嘴。战车上的齐国人一伸三米长的大戈,可以去啄漏山戎的脑袋,仿佛耪一亩地那么轻松惬意。而山戎人想杀死一个战车兵,意味着先得努力爬上穿梭行驶的高高的车子(即使上了车,我估计这些山戎人也多数会晕车。头晕脑晃地,就被打下来了)。当然山戎人可以去砍战车的四匹大马的马脚,一旦砍翻哪匹马,整车就得肚子朝天。但是,首次交战他们还发现不了这个窍门,而且也没有岳飞来给他们发明那种适合砍马腿的武器。春秋时代的矛啊戈啊,都只能扎,不能砍,因为青铜质地脆。砍劈类兵器是随着冶铁业发展到汉唐才流行。岳飞砍金军的拐子马腿。砍劈类兵器,比如大刀。
  排山倒海之势的凛凛战车相对于步兵的绝对优势使齐桓公对山戎军团,实施了外科手术式的致死性打击。齐国的四马车队纵横往复于长矛、竹箭和削尖的木棒子武装起来的山戎步兵大队里,就像一柄在热火上烧得发烫的刀子切割在一盘奶油蛋糕上面。地面上一对对儿倒伏的山戎死尸整齐描述出了齐国战车开过的辙迹,山戎人这回惨了。
  (注:如果你看过最近影片《角斗士》,就一定会惊诧于罗马人双轮战车的威力。战车车轴左右向外,还令人惊诧地安装了半米长的扁剑,随着车子飞速驶过,把车下的人拦腰割断,就像一把飞快的镰刀割倒一棵小草,鲜血扑地蹿出来。
  但是罗马部队并非以战车为主力,其主力还是手持重矛短剑和盾牌的步兵方阵。战车部队多用在非洲战场,因为那里是一片开阔的沙漠,适合战车的作战。所以电影《角斗士》中战车兵入场时,番号是“无敌的非洲军团”。
  中国春秋时代的战车,也是有这样的车轴外扁剑的,只不过剑刃是锯齿的,割人更难受,我在湖北的博物馆里看见过,上边说用于“阻止试图靠近车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