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萧墙(一)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9]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晋悼公死后,中行偃领导了对齐平阴大战,这是应鲁国等山东小国邀请的。从前,齐国的大蜥蜴齐顷公对晋国很服气地死了以后,他的儿子齐灵公又不服了,又想做山东霸主。
  于是公元前555年,在鲁国等受气国家邀请下,晋平公大举兴师挞伐齐国。在山东平阴,晋三军与宋、卫、郑、曹、莒、邾、滕、薛、杞、小邾十国联军约12万余人向齐军3万余人发起猛攻,齐军多死。晋三军元帅中行偃用车拉着树枝子搅土,又往附近山上插旗吓唬齐灵公。齐灵公一看晋军这么多,吓尿了裤子,连夜带着军队逃跑。中行偃跟踪追击,锐不可档,连续攻陷平阴、京兹、邿邑,长驱奔袭齐都临淄,烧了外围东西南北四郭以及西城门雍门,杀掠郭内军民(外郭是外城墙,里边有内城,也叫宫城)。诸侯大国国都这是第一次遭遇兵火。齐灵公驾上马车想逃跑,他儿子砍断了马脖子皮带制止了他。接着,晋军猛攻临淄内城,不下,联军绕过燃烧的城市,在周边浪战一通,又东向挺进胶水,把齐军一顿暴打,南下沂水,遇到齐军坚守,晋军才象吃撑了的蜥蜴,终于打着哈欠退去。
    三军元帅中行偃从齐国战胜回来,不久脑袋长疮,病死了。范匄同志(念“丐”),在公元前554年,晋平公四年,接任三军元帅。
    范匄简历:
     本名范匄,死后谥为范小宣(台湾唱歌的那个?说错了,应该是范宣子)。    范宣子的爷爷是重耳时代的老臣士会,士会爷爷教育儿子范文子为人处世的道理。有一次范文子在家里吹嘘:“秦国人来朝中讲隐语,没一人答得上来,只有我晓得其中三条,当场就说了。” 
    士会听了大怒:“你个倒霉孩子,三次抢先,掩盖他人,要不我还活着,你早倒霉了!”拿起拐棍就打儿子,把范文子脑顶簪子都给打断了(看来疾贤妒能,是晋国卿大夫们的value)。
     范文子学乖了以后,在鞍之战凯旋归来,最后一个进城,回避荣誉,得到士会飘扬。后来被封到了范地,以为姓氏,成为晋国大夫一族,也是我国范姓的祖先。范小宣估计也是范宣子的后人哈。
     范文子的儿子——新新小将范宣子,又犯老子小时候的错误,爱冒尖抢先,在鄢陵之战,他雄心勃勃地叫嚣:“平灶填井,扩大作战回旋余地”,被他老子范文子抄起大戈满地里追打,打他个自负多舌。
   但新新小将范宣子并没有因此学乖,不久他又闹哄着攻逼阳,元帅不同意,他又久攻不下,想逃跑,元帅拿起案子又打了他一次。
   到如今范小宣(就这个艺名吧)终于荣任晋三军元帅,再没人敢打他了,他立刻还阳,在澶渊会盟(河南濮阳,为了表示齐国平阴战败服晋的会盟)上大出新新人类的风头,握着话筒,带领各国领导跳健康操。
   “晋齐宋卫郑曹莒邾滕薛杞小邾领导同志们,
    不论男生女生大人小孩通通不要紧,
  左脚预备 右脚预备 屁股预备 
  左三圈 右三圈 脖子扭扭 屁股扭扭 早睡早起 咱们来做运动
  抖抖手啊抖抖脚啊 勤做深呼吸 学爷爷唱唱跳跳 你才不会老 
  1234 2234 3234 4234....... 
     左三圈 屁股扭扭 右三圈 屁股扭扭
     屁股扭扭 脖子扭扭 屁股扭扭 屁股扭扭 ...... 
     Come on ! 左边扭扭 右边扭扭 甩一甩屁屁”

   就这样,热热闹闹地,范小宣主持的澶渊会盟使大晋国光芒万丈,辉煌到了春秋时代“最顶点”。 
   “最顶点”的意思是,接下来就开始“谢顶”了——晋国第二年发生栾氏之乱,晋国此后开始六卿内争,晋平公开始肾虚。
  栾氏的那点儿事儿,要从栾书说起,栾书弑晋厉公,按道理算是栾家的的历史污点,但栾书生活上是个穷鬼加善人,从不以权谋私,私田地盘也小,穷得连祭祀的宗器都凑不齐。他老婆不吃肉、不穿帛,不涂雪花膏,马不吃小米。凭了这些德行,没人计较这位指挥过二十多年前鄢陵之战的前任三军元帅的弑君行为。

    栾书的儿子栾黡专横跋扈,在三驾之战和迁延之役里都有表现,处处跟元帅叫板,但是托了他老爹的积德照应,晋国人也不跟栾黡计较,让他舒舒服服地颐享天年,愉快地死掉了。(另外据叔向说,栾黡还贪污受贿,投机倒把,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款。)
   不料栾寿终正寝以后,他的儿子栾盈却遭了报应(报应也能隔代遗传)。栾盈一反父亲的恶劣形象,是个整天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青年。然而他身上带着“原罪”,按照“父债子偿”以及叔向先生庸俗的“善恶循环报应论”,栾盈是要注定横死,替上两代赎罪的。
  栾盈在晋国整天傻呵呵地勤于公益、乐善好施。很多缺衣少穿的大侠都来投奔他,在他家里吃,在他家里住,帮他花钱。天真纯净的栾盈觉得自己负着拯救苍生的责任,不惜破费家资财周济落魄群众。《左传·襄公二十一年》:“怀子(即栾盈)好施,士多归之,宣子(即范宣子)畏其多士也。” 
   当栾盈越发成为popular 的公众人物,知名度快要威胁新任元帅范小宣时,范小宣很焦灼,担心自己的fans 都跑掉,于是范小宣就噜啦啦、噜啦啦地躲在卫生间洗澡。
      那时候的人也喜欢洗澡,是到了后来明朝,理学家发明了元气,怕气散了,才一辈子不洗澡的。噜啦啦,噜啦啦啦咧,上冲冲,下洗洗,左搓搓,右揉揉,有空再来握握手。
      正这时候,范小宣的fans 来报告,说栾盈要唱对台戏了。范小宣一惊,来了个“乌龟跌倒”,问,怎么回事? Fans们赶紧稍息立正站好说:“栾盈背后向你开炮,埋怨你害死过他二叔,夺他爹的权,他说他拼了命也要跟你作对。您可得小心点儿,没听那个歌儿唱的吗?铿铿镪镪,乒乒乓乓,人小志气高。小人您得防着点儿!” 根据《左传》,这个来报告的,是栾盈的妈妈的情夫,怕栾盈治他,特来陷害栾盈。
  (上文说过,在“迁延之役”里边,栾黡自恃高干子弟,擅自撤退,导致三军无功而返。他弟弟栾针却不肯撤退,觉得这是将官的耻辱,于是就和“范小宣”的儿子范鞅一起冲入秦军,阵亡沙场,范鞅却活着回来了。栾黡责怪范小宣,逼迫他驱逐儿子范鞅出晋国。从此栾、范两家结冤。)
  范小宣手捏着一捧肥皂泡,说:“我早就想治治栾家的人了,我该怎么办?”
   “有办法,您是三军元帅,您官儿大,您安排栾盈出差,来个调虎离山。”
   范小宣觉得只能如此,就去找晋平公请示,脖子扭扭,屁股扭扭,然后对晋平公说:“雪呀,一片一片一片一片,在天空静静缤纷,眼看春天就要来了,而我也将,也将不再生存。”
   晋平公吓了一跳,说:“爱卿,不至于吧,我看您挺硬朗呀,整天跳健康操。”
  范小宣说:“不是。从前,栾书杀害了您大爷晋厉公,接下来,他的儿子栾黡不守法律,凶恶贪婪,是个十足的坏蛋;现在他孙子栾盈又收买人心,早晚不利于国君您。人人多少都有些坏习惯,今天这样,明天这样,怎麽办。我建议,杀一儆百,不惩罚老栾家,大家都想弑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