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秦之死(二)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9]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太公阴符》这本书很神秘,大约是姜子牙写的。苏秦从箱子底下翻出了它,伏而诵之,茅塞顿开。书的开篇一句话是:“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具体意思含糊不明,有点九阴真经的味道。诸葛亮也研习过这本书,还作了注解,举楚汉战争的例子,所谓杀人过万,大风暴起。
  接下来,“圣人知自然之道不可违,因而制之”,这是泛泛庸俗的语句,无甚可取。再往下,书中的句子依旧多数迂阔而远,对于富国强邦,看不出有什么帮助。突然读到,“阴阳相推,而变化顺矣”,这一句才令人眼睛一亮。苏秦大约就是读到了这一句才开始醒悟,他激动地拿起手上的锥子猛扎自己,高呼:“此真可以说当世之君也!”
  他急忙打开天下战国七雄的地图,冥神猛想,在那一句话的启发下,一拍大腿,萌生了如何给北边的弱国——燕国做项目使它成为强国的思路。这句话真可以说遍当世之君也!语出《史记·苏秦列传》。
  苏秦为什么想到了燕国呢?大约天下知识稀薄好卖的地方,楚和秦,他都去碰过壁了,就剩北边的弱燕了。而且刚好燕昭王正在发出求贤令,请人做项目。
  当时有一个做项目做得很差的家伙,叫做郭隗,由于做得差,燕昭王不打算给他咨询费。他就急了,编了个千金买马骨的故事忽悠燕昭王:“Long long ago,有一个国君,想花一千斤黄金买一匹千里马,三年都没有买到。当时的黄金只用于大宗交易或奢侈品购买,以及奖勉臣僚,列国贿赂,一般不进入日常流通市场。后来经马贩子介绍,找到了线索,结果这匹宝马已经死了。但是采购员还是花了五百斤黄金买来马骨交差。国君大怒:‘我要的是活马,你地,怎么死了地干活!’采购员说:‘死马尚且花了五百金,活马就不消说了,天下人一定认为您是真正爱马的,千里马不久就会摇着尾巴来到。’果然不出一年,千里马就买到了三匹。”
  “您什么意思啊?”燕昭王问。
  “大王如果真要想找人做项目,不如就把欠我的咨询费给我,天下有名的咨询师,知道了,就会想:连区区郭隗这么个小小junior consultant都能混到好多钱,我们这些senior consultant岂不就更能发财了吗。大家岂不就蜂拥而至!到时候您国富兵强,指日可待啊。” 此事据《战国策·燕策一》。
  于是燕昭王把黄金都从国库里搬出来,筑了一个高台,摆满黄金在上面,放出话去,谁有能力做咨询项目,都尽管来吧。于是大将乐毅就跑来了,苏秦也跑来了,邹衍、剧辛也都跑来了。
  邹衍是个了不起的人,创造了五行学说和大九洲说。他所谓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构成世界,黄帝是土德,大禹是木德,木胜土,所以大禹的夏代代替了黄帝时代。商汤是金德,金胜木,商代代替了夏代。周文王是火德,火胜金,周代代替了商代。邹衍试图用阴阳消长、五行相胜,来说明旧的王朝必然灭亡,新的王朝必将出现。历史不是静止的,而是发展变化的。这种理论很符合于战国时期列国君王的需要,用以说明周代的灭亡,势出必然,成为战国七雄争胜的舆论工具。于是,邹衍成了当时的大红人,他来到北方偏僻的燕国做项目时,燕昭王激动地拿起扫把,一边躬身扫着地,一边倒退着迎接邹衍进门,他把自己比喻成臣妾奴仆,真是礼敬无以复加了。不过,后来邹衍的“五行学说”萧条了,堕落为迷信道士看风水之类的工具。
  燕昭王为什么要这么卑躬屈膝,敬事贤人呢?他是被逼得没办法。燕国在二十年前发生“子之之难”,燕王哙鬼迷心窍,把王位传给相国子之,燕王哙的儿子不服,导致国内大乱。齐国的齐宣王(齐湣王的老爹)趁机一举灭掉燕国。这个这个战事是孟子帮助老齐策划的,但是孟子不动的列国关系,也不懂得战国格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原则。其它诸侯纷纷出兵干预,把老齐硬给从燕国打回来了(孟子项目没做好,还不肯认错,灰溜溜、气乎乎地离开了齐国)。
  燕昭王登上王位时,到处是残垣断壁,满目疮痍,土地荒芜,人民离散,一派战后的凄凉景象。当然要高筑黄金台,招贤纳士,以收拾残局,振兴燕国,报仇雪恨,以齐人为血海世仇。
  潇水曰:燕昭王的黄金台很出名,是知识分子向往的地方。
  “南登碣石馆,遥望黄金台,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这是唐代诗人陈子昂的《燕昭王》诗句,大约可以比拟古今兴废之感。陈子昂这么叫唤,是希望自己也被唐朝皇帝重用,皇帝赏他黄金吃。古代中国文人,都是这样的,巴望着燕昭王这样的明主,抬举他,可惜他们除了作诗以外,治国的本事大约也只跟孟子一样迂阔。君王们真用了他,才算冤大头呢。

  
  燕昭王接见了苏秦,对苏秦说:“从前齐国乘我国内乱攻破我国,目前我们国小力弱,不能报仇。请问先生,我该怎样雪先王之耻辱。有很多先生都来教导我,但我都不甚得要领。苏子,请问您的教导,和别的贤人们的项目,有何不同?”。
  苏秦说:“他们这些人只是出一些鬼点子罢了,一时可以得志,对国家并无大益。而我做的咨询项目,和他们不一样,我是做总体战略咨询的。”于是苏秦为燕昭王先做了一次SWOT分析: 
  “燕国带甲数十万,车七百乘,骑六千匹,粟支十年,这可以勉强算是你们的Strength(强项)。不过你们的田地不够肥美,特别是北部地区农夫不事田作,全靠吃大枣、板栗过活,(我的老家就出“迁西板栗”,看来有年头了),这是内部的Weakness。至于外部,我看到的全是threat(威胁)。你南边的赵国如果想北上进攻你,发号兴令,不到十日,数十万之众就可以渡过易水、滹沱河,再四五天即抵达你们国都。据《苏秦列传》,下同。
     “还有更大的威胁来自齐国。齐国名列万乘之国(有一万辆战车的国家),目前正打算吞并其东南邻国宋国,倘使齐吞宋,那就是两倍的齐国,再加上附属国鲁卫的力量,绝对是‘强万乘的国家’(more than万乘的国家)。夫以齐国一国之强,燕犹不能支,若以三倍的齐国以临弱燕,再加上可怕的赵国也来,那您燕国不就完蛋了吗!”
  燕昭王出了一身冷汗:“是啊,寡人早就知道,燕国是北方弱国。燕和齐,是世仇。二十年前齐国灭燕,我自嗣位以来,吊死问生,与百姓同甘共苦,以求报复。几年前,我们趁齐相孟尝君兴兵伐秦,劳顿之际,发燕兵十万大众,南下攻打齐国,以求报仇雪恨。可以我的二十年积聚,居然还仍然打不过疲敝时刻的齐军,我的十万大众,在‘权之战’全军覆灭,俩员大将,被掳入齐,寡人耻之。如今寡人寝居不安,食饮不甘,昼夜思想报复齐国,亲身削制皮甲的叶片,我的媳妇也不闲着,昼夜搓捻编结皮甲的丝绳(地下兵工厂!)。我有深怨积怒于齐,一定要报仇啊!”(燕昭王非常激动,他说的权之战,发生于公元前296年,即孟尝君三年伐秦的鏖战最后一年,攻破函谷关那年。)
  苏秦说:“按您这种办法,是报不了仇的。天下战国有七,燕国独处其最弱,硬打怎么能行呢?我刚才分析了您们的weakness?和?threat,唯独没谈到opportunity(机遇)。其实,您们的threat也正是opportunity。我听说,有本事的人能做成大事,在于‘转祸而为福,因败而成功’。什么意思呢?挑战就是机遇(threat 就是opportuinity)。齐人如今想并吞南边的宋国,这正是您的机会。齐国疲劳战斗,国力必然大耗。它吞占了宋国以后,分兵据守宋地,进一步自我稀释。兼以从前孟尝君以齐人攻楚五年,伐秦三年,也消耗得够戗。齐国有个大力士‘乌获’,正是齐国的写照,他能举起千钧之重,但他一旦老了,一个女子都能打得过他;行年八十,走路都要别人扶持。您应该派兵助齐人吞宋,装出一副孬种的样子,拼命让齐国到南方战线上去消耗。因其强而强之,乃可折也,因其广而广之,乃可缺也。这句的意思是齐国目前是强国,养之使之更强,强而必折,折而变弱,强弱转换,阴阳相推。到时候齐国消耗得不行了,您再绝交于齐,率天下之兵以伐齐,不出几次大小之战,齐国必然覆灭,这就是我的弱齐强燕之道,是我给您设计的战略咨询啊!”
  燕昭王闻此苏秦的战略构想,不禁击掌赞叹,佩服万分,一下子有了勇气和信心,称不出五年,寡人的大怨就可以得复了!
  是凡要攻强国,必养之使强,益之使张,太强必折,太张必缺,从而使它走向强的反方。从前苏秦发愤读《太公阴符》,里面有“阴阳相推,而变化顺矣”这一句。阴阳这对矛盾势力互相激化,推动事物向激烈尖锐的反面发展。“阴阳相推”是中国道教思想的精髓,一句话概括了道教的全部内容。《史记》上说苏秦读这本书的时候曾经高呼:“此真可说当世之君矣!”我想,他大约当时就是读到了这一句而高呼的。
  苏秦获得的这个真理,跟当年勾践的想法如出一辙,都是以柔克刚的路子。苏秦谈话中也提到了勾践(说“勾践栖会稽之山,而后残吴霸天下”)。燕国与齐国的关系,也跟越国与吴国没什么两样。历史真是不断重复的啊。语出《战国策·燕策》,应为苏秦,讹做苏代)。
  一条正确战略救活一个国家。苏秦同燕昭王反复密谋策划,燕昭王决定派苏秦“阴出使”于齐。所谓“阴出使”,就是从事秘密的间谍活动,推波助澜,促齐攻宋,一步步实现苏秦的弱齐强燕战略。苏秦成为历史上第一名著名的间谍,燕昭王特意封他为武安君,爵位上卿。苏秦行燕国相位之权,位高任重,准备立大功、垂永名于青史。秦国有二十等级爵,东方诸侯则依旧是传统的上卿、卿、大夫等级爵。
  (说苏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著名间谍,还不恰当,其实伊尹和姜子牙早就是干这个的,伊尹奉商汤之命,到夏桀那里活动;姜子牙衔周文王使命,入纣王那里去搞颠覆。姜子牙就是姜太公,他的间谍思想,想必也体现在《太公阴符》一书里,给了拿着锥子看书的苏秦极大的启发。)
  最后,燕昭王还是忧心忡忡地说:“齐国有长城据防于其北,有清河、浊河以为固(清河就是济水,浊河是黄河——当时的黄河已经浑了),我们恐怕最终也不易打败他的吧。”
  苏秦说:“以燕国独战,必然不行,必须联手它国啊!如今您的南边,有齐赵两国。东南是齐,西南是赵,齐国正在拼命拉拢赵国,从前孟尝君把齐国土地赠给赵国权臣李兑为封邑,目的就是创造周边良好氛围以便齐兵南下伐宋。假如齐赵不断循善(就是交好的意思),两国一起北临弱焉,咱们肯定完蛋了。所以,我这次出使,还除了促成齐人伐宋自耗,还必须离间齐、赵关系。拆开齐赵联盟,把赵国拉过来,未来赵国与您一起兴兵伐齐,乘齐国之弊,必然大获全胜。必要的话,我还要鼓动西边的秦人,也一并参与伐齐(这就是未来的乐毅将五国之兵以伐齐之战,公元前284年)。”
  话说到这里,那简直没得再说了。于是,燕昭王为苏秦准备一百五十辆豪华马车,开赴齐国去当间谍,公开使命是“循齐”(加强燕齐两国关系),实际则从事“促齐伐宋、弱齐强燕、离间齐赵”三大间谍任务。苏秦独入虎穴的勇敢和智慧,忠于燕国一生矢志不渝的事迹,最终将成就他中国历史上的第一纵横大家与王牌间谍的美誉。

  潇水曰:鄙人写到这里,为糊口所迫,就没有继续写,因为跑到石家庄来了。但是我也有收获,知道古人走路的速度了。从北京开车到石家庄北郊的滹沱河,花了四个小时,合计250公里。苏秦说赵人军队用五天可以从滹沱河赶到燕国,可以推算,古人日行五十公里。
  前面苏秦又说他自己挑着书袋,日行一百里。当时一百里合现在41.5公里。
  上述两个数字,基本使得我们得出古人日行四十公里左右的速度,基本上跟现在坐车行一小时的距离相当。古人走一天,等于现在车行一小时。当然我不是说开高速。也就是说,如果哪天你从譬如杭州坐三小时车到上海,那么古人就是三天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