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秦之死(三)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9]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公元前288年,伊阙大战后第五年,通向山东临淄的大道上,有一个人坐着马车,一路疾行着。黄河浩荡,山色参差。两边放眼望去,中原大地景色凄清,飞鸿满野,麋鹿游行,那时的野生资源想来还很丰富。马车上的这个人,一身修长衣服闪烁着丝绸的柔光,晚霞映照着他黑幽的胡子,随着车子的轻微颠簸,这个人缀在下裳的晶莹的玉佩,击鸣撞响,清爽悦耳。这个人望着十分养眼的大野景色,微微露出笑纹。在他的身后,一百五十辆豪华的马车跟随着他。
     这个人就是苏秦,时年四十来岁,他坐在车上,也许还回忆着从前遨游数年却天挫英雄的坎坷时光。从前自己肩挑书袋,冒着尘土,蒙受霜露,每日行走百里,如何艰辛焦苦。如今结驷连骑,车多币重(车子上都涂着光可鉴人的漆,漆上又有云霓鬼画),人马辎重,拟于王者,真是富贵骄人,云泥分判比于从前。
     据说苏秦还一度抽时间回了洛阳故乡。苏秦的父母嫂子媳妇和族人,一起跑到郊外迎接,当车队过来时,大家都侧目望着他的豪华车队,不敢仰视。这些人为了巴结苏秦,还事先洒扫了道路,又雇了乐队班子和酒食,在路边远远跑出三十里迎候。等苏秦下车以后,乐队班子赶紧演奏迎宾曲,亲戚们都趴俯在地上,必恭必敬地向苏秦递奉饮食,还有擦脸毛巾。既想殷勤,又怕得战战兢兢。
     苏秦的媳妇,垂着颈子,不敢举眼看老公,回到了初恋时的羞涩状态。她手举着盘子,等着收脏毛巾,服务态度一千分(满分100)。
     苏秦的嫂子最搞笑,她比别人趴俯得更贴近地面,好像委蛇一般,手上高举食品盒子,像举着炸药包匍伏着前进。苏秦笑曰:“这位高戚太夸张了吧!”
     嫂子说:“◎#¥%※※!”
     苏秦不解地问:“嫂子啊,你倒是说话啊。何故前倨而后恭也?”——以前你对我腆着个肚子,为什么现在像个鼻涕虫呢?
     嫂子赶紧以面掩地,连拜了四次(国际标准也就两次),鼓起勇气说:“因为如今看见季子您位高而金多也!”(直率!——因为看见老三你当了官还有钱啊!——不愧是商业都市人的说话风格。如果换了北京人,一定会讲:“因为你为社会作出了巨大贡献。”)
     苏秦喟然而叹:“如果当年我有洛阳负郭之田二顷,哪还会有今天啊!” 
     这是苏秦的辩证法啊,或者叫“阴阳相推”:正是当初没有钱,没有产业包袱,才逼得自己发愤励志,成就了今天啊。苏秦轻轻舒出一口春天的气息,他散掉千金(一千斤金子,半吨),以赠宗族朋友。那些从前跟苏秦一起混的,都喜笑颜开了。其中有一个放债的,当初曾借给苏秦一百钱,作为赴燕国揽项目的路费,苏秦竟回报给他一百斤金子。还有一个家伙,当初不肯与苏秦合伙闯外,苏秦也笑着最后赠赐了他。
     苏秦所谓“负郭之田”,就是在城墙外面的城根下的田地,那应当是最容易升值的土地了。如果苏秦当初有这样一块地,也就忙着当个开发商,做个土财主去了。当然,我们说,从政的风险比经营土地高,苏秦的每一块金子(散出去的,以及腰间剩下的几吨),都不会是白来的,都将以危险的间谍生涯作为交换,乃至交出宝贵的性命。
     
     (这里,苏秦和他嫂子联手创造了两个成语:“位尊多金”、“前倨后恭”。可以这么造句:是凡请客吃饭,有资格坐首席的家伙,大都属于位尊多金之辈。卡扎非看见伊拉克被打得够惨,也就对美国变得前倨后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