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秦之死(六)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9]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现在我们说说宋国,这个即将挨齐国打的国家。下面据《史记·宋微子世家》、《战国策》。
  宋国国君宋康王,如苏秦所说,确实是个昏君,有的史书把他与夏桀相比,称之为“桀宋”。他表现出来的精神病症状是“射天笞地”,就是跟天神地母搏斗。具体做法是把一袋子牛血挂在竿子上,用箭射,表示天神被他射得大出血了。这固然有哥白尼精神,是人定胜天的豪举,但当时普遍认为他是污蔑神灵,极其狂妄。 “威服天下鬼神”。
  宋康王为什么这么狂躁呢?因为宋国的祖先是商朝人,按照当时的理论,上帝已经放弃了商朝(“天之弃商久矣”),所以他憎恨天帝。
  据《孟子》说宋康王“欲行王政”,但他的王政改革可能太激进了,因为他把自己的社稷建筑也焚烧得一干二净,等于祖宗也全盘否定了,是个歇斯底里的改革者。宋康王还有一个超常之处:就是铸了诸侯之像,让这些木偶在他的厕所里侍奉他。他方便完了以后,就揪着诸侯人像的胳膊瞎摇晃,拿脏东西弹诸侯的鼻子。这是他的精神胜利法。苏秦说他“此天下之无道之人。伐之,名则义,实则利(可以占其膏腴之地)”。语出《战国策·燕策》。
  还有一件事,有一次,宋都城墙的拐角上,有一只老家贼(就是小雀啊)怀孕了,生了一个大老鹰。全城人轰动。可能是小雀被老鹰强暴了。宋康王叫史学家占卜(看来当时的史学家都不务正业),占卜结论是:“小而生巨,必霸天下。”宋康王大喜,于是趁着孟尝君组织齐国韩魏与秦人开战三年,主力胶着于函谷关一线的时候,宋康王发兵向东灭掉了邻近的滕国(孟子行守丧三年的地方),以及夺去楚国在苏北、山东南部的“淮北之地”,于是乃更加自信,好勇而不好仁义。滕国就是孟子实行夫死守丧三年的国家,现在还是被灭了,并没有“仁者无敌于天下”!
  公元前288年,齐国在苏秦的唆使下,以及齐赵结好后赵国的默许下,派大兵向东南方向的宋国压过来了。来报复拖油瓶活动了。
  宋康王虽然骄横不可一世,却在齐湣王的“汤武之举”面前败下阵来,被迫割让淮北之地以讲和。这是齐国第一次伐宋之战。
  燕昭王也派出了将军“张魁”率燕军二万,自带了粮食,协助齐军作战。这跟当年越王勾践派遣三千军队追随夫差进攻齐国是一样的,是怂恿夫差前去消耗实力的。 “宦二万甲自食一攻宋”——《战国纵横家书》
  但是张魁却没有范蠡那样的素质,范蠡被派入吴侍奉夫差的时候,假装尽忠尽责,惟妙惟肖,连夫差都被感动得要收留他为臣。张魁虽然嘴巴里也是对齐湣王惟命是从,但身体语言却调整得不好,传达出很多忿恨的信息。是啊,从前齐湣王的老爹齐宣王灭掉燕国,没少祸害燕国人民,后来齐湣王在“权之战”覆灭燕国十万大军,真是两代世仇,积怨深怒不下于吴越之间的仇恨了。张魁的表情和身体语言不断背叛着他的嘴巴,于是齐湣王就高高兴兴地把他捉了杀掉,从而冻结了他的可恶的身体语言。
  燕昭王闻讯之后,掉下了眼泪,“泣数行下”(好几行眼泪从好几个眼睛里流下来)。此据《吕氏春秋》。昭王哭罢,抬眼命令:“我下令,全国整顿,磨兵喂马,以攻齐国,为张魁报仇!”
  他的属臣“凡繇”上前劝阻燕昭王的鲁莽决策:“大王不是一个贤主啊,请接受我的辞职申请!”
  燕昭王一愣:“这又是为什么啊?”
  凡繇回答:“从前国家遭乱,先王(就是您的死爹)死于齐军之手,大王异常悲痛却仍然忍辱事齐,就是因为报仇的力量不够。现在张魁死了,而大王准备攻齐,分明是把张魁看得比先王(您爹)还重要了。所以,我请辞职而去。”
  燕昭王沉吟半晌,说:“好,我就停止兴兵。可是,我该怎么办呢?”
  凡繇说:“请您身披缟素(就是丧服,表示自己罪该万死),避舍于郊(就是离开宫殿,去郊外找个草房子住着),派使臣卑躬屈节地前去齐国谢罪,说,‘这都是寡人的罪过,寡人用人不当,派张魁这个身体语言不好的家伙出使佐齐。您齐湣王是天下贤主,从来不杀诸侯来使的。为什么张魁唯独被杀了呢,一定是这家伙不是好人(身体语言不好),被您杀掉,一定是蔽国用人不当,派人不良,择人不善。燕王愿意变更请罪,请您宽恕。’”
  燕昭王心说:“这可真是比勾践还够贱啦!”于是,他穿上白色丧服,住到茅草房里请罪。
  使臣把话语转达齐湣王的时候,据《吕氏春秋》记载,齐湣王正在“大饮”,左右都是官吏,大约还有东郭先生曾服役过的乐器班子在演奏。使者报告完毕之后,齐湣王哈哈大笑,说:“好听!你们大王真是会讲话!来,再给寡人重复一遍。”
  燕国使者鼓着嘴又重复了一遍,齐湣王哈哈大笑,在左右官吏和诸侯宾客面前出尽了风头,然后说:“好啦,告诉你们大王,不要再住在草房子里了,回宫殿去住吧。”全不知道已经堕入燕人促齐伐宋以消耗齐人的计策中了。
  齐湣王特意派了“小使”(地位卑微的使者),至燕国宣布自己的旨意,令燕昭王“复舍”(回宫)。派“小使”去是为了羞辱燕国。
  齐湣王的志大而骄,是其性格中的死穴。这一点,他和他的收下败将“宋康王”,其实无甚区别。
  
  张魁之死,令苏秦也深感不安。齐湣王今天敢于杀张魁,迟早也敢于杀我。于是他派人报告燕昭王,请求不再在齐国当间谍了——掉脑袋的风险啊。据《战国纵横家书》:齐杀张魁,臣请属事辞为臣于齐。王使庆谓臣:“不之齐危国。”臣以死之围,治齐燕之交。
  燕昭王回复说:“你小子休想!你离开齐国,将对燕国极为不利。”苏秦只好留了下来,继续从事地下工作。后来苏秦在信件上回忆这件事,说燕昭王是“强之齐”,强迫苏秦留齐。强迫两字,反映出燕昭王有点像勾践那样,“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荣乐”的一个狠人的样子,比较以自我利益为中心。不是黄金台上,简单地散金求贤那样纯粹的大好人。苏秦还说自己“以死之围”——冒死待在四面敌围的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