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秦之死(九)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9]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公元前287年,经过五国攻秦一番热热闹闹的折腾,苏秦觉得,齐秦的关系,也算是“离间”的差不多了(因为是齐国带头攻秦的,所以齐秦关系已经大为紧张。而且齐人一味漠视秦人的警告和意愿而攻宋,更招惹秦人恨它。苏秦的目的实现了。而表面上这对齐国的意义却是:五国挡住了秦国,以便齐人南下侵宋,咬到了大肉。
  苏秦则加快了私底下的计划,在齐秦关系已经被离间的基础上,再进一步离间齐、赵关系,乃至离间整个齐与三晋(赵魏韩)的关系,促使三晋与秦人、燕国未来合伙攻齐,最终实现“弱齐强燕”。
  三晋肯调转枪口,跟着苏秦打齐国吗?
  我们先说其中的魏国。攻齐,正中了魏国当权派孟尝君的下怀。当初孟尝君在齐国专权,与齐湣王矛盾很深。孟尝君跑到魏国以后,昼夜思索报复齐国,想杀回老家齐国去“复辟”。
  所以,当苏秦提出三晋与秦国燕国一起攻齐的要求时,孟尝君第一个响应,并且指点苏秦说:“如果想让三晋打齐国,魏国这里有我盯着,是没问题的,但是魏国兵力不如赵国。赵国李兑贪图齐人许诺给他的陶邑,却是不肯攻齐的。” 从前苏秦为了确保赵国不干涉齐国吞宋,许诺给赵相李兑宋国陶邑。
  “那怎么办。”
  “必须让齐国先背叛赵国。赵国人寒了心了,齐赵关系破裂,赵势必就跟着我们合纵攻齐了。” 此话据《战国纵横家书》:“薛公(指孟尝君)欲齐之先变以谋晋国(赵国)也。”“(齐)已用薛公、徐为之谋,齐赵相背也。”具体“薛公”使得“齐赵向背”的办法是“(齐)欲从韩、梁取秦”就是齐偷着与秦媾和,背叛赵国人,激怒赵人,具体见潇水下文。
  苏秦称赞了孟尝君的阴谋诡计:能对自己的父母之邦齐国想出这样的坏主意,也算是智胆超人了啊。
  于是苏秦写信对齐湣王进行了一番危言耸听的误导,故意吓唬:“合纵攻秦的诸侯中,赵国如今信心动摇,有阴谋与秦讲和的意思(这是假话)。如果他们讲和了,您齐国就孤立和危险了。当下之计,您最好抢先与秦国讲和。赵国慑于齐秦结合的形式,就不敢图谋您了。岂不最好。”
  齐湣王接信,果然十分恐惧。齐湣王在紧张之下,派武警把赵国王子在齐为人质的,武装包围起来,以防赵国对齐动手,并且接受苏秦误导,打算跟秦人讲和。这就等于背叛了赵国(赵国正在替你压制着秦国,你却偷着与秦讲和),能不激怒赵国吗,赵国肯定调转枪口伐齐。
  齐湣王与秦国讲和的蠢蠢欲动,很快被赵国的李兑探知。李兑大怒,好你个齐国啊,出尔反尔。说好了我们一起攻秦,以便掩护你南下吞宋,你却偷着跟老秦眉来眼去,给你自己未来留后路。你这不是“晃点”我们吗!倘若你们齐、秦结合,势必又摆出拿夹在当缝中的我们赵国开刀的架势了!齐湣王与秦国讲和,具体动作是这样的,齐泯王考虑了两种方法,一是召回从前的秦国代理人——炮筒子“韩珉”,宣布齐秦结好;一是出访楚国,从楚国取好于秦国(因为楚国虽然一再遭受秦人欺凌,但基本上楚国长期沿用是是与秦人联姻结好的历史习惯,在诸侯眼中,是秦的阵营里的)。齐湣王于是入楚国约会楚顷襄王,大约是让他递话,间接与秦人媾和。
     于是,赵国李兑与魏国孟尝君的意见统一了,谋划着一致攻齐。燕昭王那里闻讯,当然大喜,在群臣一片攻齐报仇的叫嚣声中,急迫地加入了列国联合谋齐的计划中。韩国是赵、魏的尾巴国,自然不敢另有主张,随赵魏行动。于是,成皋五国大兵,本来说是西攻秦国的,这时候经过苏秦、孟尝君的秘密策划,其中四国(赵魏韩燕)全都反水了,要调转枪口,向东攻齐了。苏秦的一条舌头,确实有着摇撼天下群兵的力量啊,说“舌摇山岳”不算夸张。《纵横家书》:“薛公(孟尝君)、韩徐为与(燕)王约攻齐。” 
  在这风云突变的当口,齐国派来宋、侯两位使臣,传达齐湣王的信旨给魏国大梁城内的苏秦。目前苏秦是齐国的相国,齐湣王还不知道他谋齐的事情,而是紧张兮兮地跟他讨论军机:“寡人与苏子谋攻宋国,寡人靠的是背后的燕国和西北方向的赵国的支持。现在好像行事有变(当然啊,是苏子把形势弄‘变’的啊),燕昭王在朝廷上,跟群臣昼夜谋划攻齐呢,情况甚急!(看来,齐国派在燕国朝廷上也有间谍)。寡人不得不有所防备,准备攻宋到八月为止,得不到宋国土地,也八月从宋国撤兵。”
  苏秦得到这一重要情报后,比较焦急,赶紧向燕昭王写信示警:“愿大王不要再在朝廷上闹着打齐国了。齐国已经被惊动,并有攻燕意向了。现在四国攻齐之势还没有变为真实行动,一旦齐国先对您下手,我恐怕燕国无力支撑。不过大王也不必担忧,齐国虽欲攻燕,但我认为它不敢,也不能。”苏秦还很担心一旦燕人冒然攻齐,自己在齐国也就要脑袋搬家了,于是信中末尾嘱咐说:“您虽然有深怨积怒于齐,请隐忍不发。即便要闹着打齐国,也不要为天下之首倡,而是应跟在赵魏后边,以便我行事。不然,您如果一先闹,我就要在齐国这里受罪了,掉脑袋了,不乐生矣(活不下去了!)”
  苏秦这边刚把燕国的事情压下,三晋联手攻齐的事,又发生了变故。由于燕国走漏攻齐消息,齐湣王警觉,马上缓攻宋国,以防备身后,并且极力拉拢赵国,以瓦解诸侯攻齐之谋。怎么拉拢赵国呢?齐湣王派人向赵国李兑解释自己并无与秦讲和之意(其实是曾有),也无谋赵之意。最后齐湣王又重申了未来攻下宋国后,将肥得流油的“大上海”——商业城市陶邑,封给李兑的旧愿。李兑听了这些解释,甚悦,决定退出攻齐联盟,不攻齐国了,并且愿意再次督促三晋五国之兵,为齐湣王攻秦,以便齐湣王继续攻宋。公元前287年,齐湣王第二次伐宋时候,身后各诸侯国对齐国的这一场危险的偷袭阴谋,暂时化解了。皆据《战国纵横家书》,因引文繁杂,不一一注明,下面的情节也是同出于此。齐湣王派人向赵国李兑解释自己并无谋赵之意,是这样解释的。首先,解释了自己通过楚国结秦的作法:“寡人之所以有跟秦国讲和的考虑,主要有以下原因:寡人之所以促成五国之兵攻秦,主要是为救护魏国着想(魏国前番遭受秦人伊阙之战,岌岌可危),可是魏人阻挠五国大兵西进,使他们迟滞在成皋一带,数月不动,寡人失望,这是一。魏国把大兵滞留于成皋不动,不但如此,还掉头向东,与寡人争攻宋国之地,这是二。寡人请魏人关闭通宋关口(即不许攻宋),但魏人不听,这是三。寡人听说魏人派出两个使节,暗中赴秦国讲和,这是四。寡人深恐魏人抛弃盟军,独与秦人苟且,并威胁盟军,所以寡人有讲和秦人的考虑。其实,攻秦,是寡人的一贯主张;讲和,是最迫不得已的下策。是魏人逼迫寡人与秦暂时缓和兵锋之交的。”(这里,齐湣王把讲和秦人的主要动机,从防范赵国,转嫁到防范魏国身上,目的是讨好赵人,修复齐赵关系,避免自己遭诸侯群殴)。<BR>   关于约会楚顷襄王的事,齐湣王继续自我解释道:“魏人还散布寡人的谣言,说寡人要通过楚国与秦人讲和,以图三晋。导致天下闻言,闹的汹汹然。魏人还中伤寡人,说寡人要请回秦国的代理人——韩珉,与秦结好。这都是诽谤。我确实跟韩珉接触过,但是要请他回来的话,一定是先争得你(李兑)的同意的,怎么会冒然叫他回来。而且寡人与楚顷襄王也没有见面,我跟他的大臣谈话时是这样约定的:加入寡人与楚国大王谋面,一定随后与三晋会盟,约三晋与楚国,联合攻秦。所以,寡人根本没有暗中结秦的意思,有的话,也是魏国这个可耻的流氓逼迫寡人的!” 
  赵国不攻齐了,韩魏力量孤弱,虽然孟尝君一百个不愿意,也只好暂时放弃攻齐之念。三晋都跟齐国恢复旧好了,苏秦离间齐赵,促使三晋攻齐的设想,落空了。这是苏秦出世以来,第一次失手。(注:失手的主要原因,是燕昭王泄露军事机密,导致齐人早作防备,分化瓦解了攻齐联军中的赵国。)
  苏秦失手了不要紧,燕国那里却吃紧起来。齐湣王发觉燕国君臣曾经在朝堂上谋划攻齐,遂决定兴兵惩罚燕国。倘如此,那燕不就完蛋了吗!
  于是苏秦赶紧给齐湣王再次写信,替燕国说情:“从前,我代表燕国入臣于齐,保证燕国终臣一生不敢谋划攻齐。一旦齐燕结好,齐国没了后顾之忧(意思是北方不受燕国骚扰),以此图取天下,岂不最好。然而最近有人造谣中伤,说燕昭王和群臣谋划攻齐(其实是事实),您却相信这样的谎话。须知,从前燕国把王子送到齐国,又派出两万人的军队自带粮食随您攻宋;近来,燕国又派两万人合纵五国以攻秦。这样的忠心您看不到,居然还听信那些中伤燕王的言语。燕昭王甚苦之。臣希望大王能够安抚燕昭王之心,燕、齐循善(燕当您的小弟帮您),大王何患无天下。”这是苏秦从成皋地区写给齐湣王的信。
  就这样,苏秦一方面替燕昭王表现得委曲求全,一方面晓齐湣王以天下形势(一旦齐燕动武,燕国在北方牵制齐国兵力,将对齐国南下攻宋图霸不利),促使齐湣王不得不善遇燕国,避免了燕国可能遭受的齐国报复性攻击。苏秦亦可谓一语批中要害,片言而折干戈,数语则转燕国之危为安,正有纵横家驰骋口舌之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