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璧归赵(五)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9]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楚国的战败,正在于它的政治昏乱。屈、景、昭等几姓楚国贵族们(都是从前王族的分支,所以称为贵族)世代包揽楚朝廷上的重要职务,当官全靠有个好血统,人才没有进身之地。这些贵族世家的子弟,世代把持着朝廷上的要职,“人才”只能从他们中间选。但这帮“人才”除了能抢印把子、争王位、占便宜、法外开恩、裙带请托以外,干不了什么好事。
   楚国没有建立起秦国那种职业官僚政治,而是严重的传统的贵族政治。
   这帮贵族们目光短浅,各顾私家利益,选材封闭,作风败坏,导致了整个政府昏聩无能,下层民众普遍不满。所以当白起打过来的时候“百姓心离,城池不修,楚人各有散心,莫有斗志”。 “楚人各有散心,莫有斗志”出自《战国策·中山策》中白起的对此战役中楚人行为的口述回忆。从它可见,在民众眼中,这个城邑不是我的,也不是国家的,而是某大老爷家族的私人财产、封邑,我为什么要卖命替他守城啊。
   白起还说:“楚人自战其地,咸顾其家。”说明地方到处都是大家族封君的割据势力,各自占一片地方,“自战其地”,自保自家,互不援救,于是给了白起各个击破的机会。
   当初吴起在楚国变法,也想改变楚国这种“大臣太重,封君太众,上遏主而下虐民”的贵族政治局面,但是夭折了,吴起被老贵族中干死了,最后遭到肢解。楚国从此开始走上下坡路,时间是战国初期。
   楚顷襄王(楚怀王的儿子)被白起打跑到了陈城,也在大臣的帮助下,总结了自己的经验教训。楚庄王的后代,以“庄”为姓的“庄辛”同志提到了“亡羊补牢”一词,勉力他东山再举。庄辛还痛心疾首地指出了楚顷襄王滥授封君的错误。
   确实,楚国封君中贵族所占的比例,在列国之中最高——而秦国则是功臣才受封封君(比如白起)。
   更气人的是,楚顷襄王把自己的男宠也封了君。庄辛同志曾指出:“楚顷襄王在郢都被攻破之前,还出行游玩,左州侯,右夏侯,后面跟着鄢陵君和寿陵君。这些人吃着受封之粟,载着国库之金,和楚顷襄王驰骋游于云梦,专淫奢靡,不顾国政。早晚郢都必危矣。”楚顷襄王回答说:“先生老悖乎(脑子进水了吗)?请出国留学去吧。”把庄辛赶走了。
   所谓州侯、夏侯、鄢陵君、寿陵君,都是楚顷襄王的宠臣玩伴,都是因为“面目佼好”而得到楚顷襄王宠爱,分别封在湖北监利、武汉、河南鄢陵、安徽寿县,都是富裕的好地方。从名字上看,鄢陵君、寿陵君未来还要侍奉楚顷襄王于地下,给他当陪葬,所以封号里都有“陵”字,就是住进王陵的意思——这俩美男也怪不容易的,死后还要当风流鬼。
   楚顷襄王以私情滥封,导致了“群臣相妒、谄谀之臣用事(比如跟车的这哥四个),良臣斥疏(比如早年放逐屈原)。” 此白起语。
   楚顷襄王驾下还有一个小白脸,叫宋玉,擅长拉皮条,曾经给楚顷襄王弄来过一个神仙姐姐过夜。据说,楚顷襄王在云梦泽游玩时,看见很多水蒸气在翻腾变幻,本来是自然现象,旁边的宋玉为了邀宠,却硬说这是“巫山神女”。
  楚顷襄王继承了他爸爸楚怀王的好色基因,赶紧问这怎么回事。
  宋玉说:“巫山神女是炎帝神农氏的小女儿,长得漂亮,害了相思病死了,就往来巫山之山,以霸占男生为业。大禹也曾经跟她眉来眼去,她送给过大禹一本治水的书。您爹楚怀王,从前有一次到云梦这里消遣,也邂逅过巫山神女。您爹一看,发现这个美女长得很缥缈,美丽热情,还要求自荐枕席(就是提供全方位性服务),楚怀王因幸之(就是发生性关系的意思)。
  “完事之后,神女给楚怀王留了一个名片,说:‘妾的地址在巫山之阳(南),妾的身份是‘旦为朝云,暮为行雨’(就是白天睡觉,晚上出来工作)。希望你有机会给我打这个电话!’楚怀王接了名片,神女就不见了,看到的只是飘向巫山顶上去的一片云。”
  (注:从此之后,性产业工人,也就获得了“神女”的雅号。)
  楚顷襄王听宋玉说完这个故事,遂对巫山神女也产生了无限的遐思,更佩服老爹的浪漫。果然这一夜,他在恍惚之中也继老爹之后邂逅了这个神女,并在梦中make 了love——据宋玉后来的描述是“精交接以来往兮,心凯康以乐欢”,这要么是真做要么就是意淫。云雨欢兴之以后,神女又像云一般地消失了,名片匆匆留了一个。醒后的襄王“惆怅垂涕,求之至曙”。想再找她,名片号码却好像不对,手机已经欠费停机了,或者大山屏蔽,巫山那里没有信号了。
  楚顷襄王嗟叹再三,抱着被子空想了许久。他眺望着目极之外的巫山十二峰,幻想着其中最美丽奇峭的神女峰,命宋玉写了两篇大赋献来,以表达自己对神仙姐姐的崇拜。宋玉喜欢写修辞华丽、铺排精细的大赋,花里胡哨,他认为好的文章就是要多放形容词,就像放肉多的菜就是好菜一样。他奉命写了文字奢华的《高唐赋》、《神女赋》,里边有很多我们不认识的形容词,大意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你是电,你是光,你是惟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 are my super star——巫山的神女~。你主宰,我崇拜,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爱你,you are my super star!我的巫山神女~。”——这就是两个赋的主要意思。
  
  
  宋玉是个文学弄臣,会下半身写作。他的这两篇《高唐》、《神女》赋,描写的全是性爱,还夹杂了淫秽情节。虽然两赋之中,只说楚怀王、楚顷襄王两人先后于梦中与巫山神女交接,但很可能暗示折射了现实生活中爷俩都在巫山泡同一个妞的事实。总之,宋玉为楚怀王、楚顷襄王两代人写这种性绯闻的东西非常卖力气。
  楚顷襄王拿着宋玉写的赋,一有时间就翻出来温习,品味自己是怎么跟老爹泡一个妞的。就这样,整天想着泡妞的事,不干政事了——“襄王好乐而爱赋,而不以天下国家为事”,这是《战国策》对他的评价。
  (不过,不干政事也好,干政事也就是琢磨着怎么收税、刮地皮。)
  终于郢都失陷了,云梦已是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了。再想去云梦和巫山泡妞,也去不了了。楚顷襄王逃到东方,无力刷新政治,只是听凭腐朽顽固的贵族政治势力,继续败坏楚国的政治和经济,他能做的,只有“东伏于陈”,偶尔在宋玉的赋中细细回味巫山神女的风情,以舒缓长夜的无聊。
  “如何一梦高唐雨,自此无心入武关”——他没有心思攻打武关以内的秦国人了,这是诗人李商隐对他的叹息。
  以上宋玉巫山神女故事据宋玉《神女赋》《高唐赋》中的记叙。

    
  宋玉先生二三事:
  由于宋玉没志气(他跟另一个辞赋家屈原的区别就是喜欢拍领导马屁),所以群众关系不好。有一次楚顷襄王问他:“宋玉啊,你的作风是不是有问题兮?老有人打你的小报告呢。”
  宋玉说:“没错。他们这是嫉妒我。我给您讲个故事吧。有一个歌星到咱们郢都来开歌友会,先唱了段儿《下里巴人》:‘来——大家跟我一起唱,好不好?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呕呕呕偶!!!’下边数千歌迷一起跟着他吼。
  “接下来他又演唱《阳陵采薇》,这个调子有点高,但还是有好几百人应和着。接下来唱《阳春白雪》,只有几十人跟着哼哼罢了。唱最后一个歌,唱到‘以牙嗦——这,就,是,青,藏,高——嗷嗷——嗷嗷嗷嗷——’的时候,下面鸦雀无声,大伙全哑巴了。”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其曲弥高,其和弥寡。我这人瑰意奇行,超然独处。世俗之民,怎么能理解我的崇高境界呢?他们打我的小报告,全是嫉妒我啊。”
  楚顷襄王点点头。
  宋玉创造了“曲高和寡”的成语,过了没几天,群众又来反映——一个楚大夫叫登徒子的向楚顷襄王揭发他:“宋玉这个小人,模样不错,说话又逗,有点儿歪才,而且性欲特别强。我提醒您呐,千万别叫他出入后宫。您也不乐意戴绿帽子吧。”
  楚顷襄王把这些话告诉宋玉以后,宋玉立刻对登徒子施以连本带利的恶毒攻击,说:“我小的时候,出过国,中原最漂亮的郑卫妞,最风流开放的邯郸女,整过容的韩国妞,我都阅览过,从来都坐怀不乱。谁说我好色啦!你知道,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靓女,莫若我们街道。我们街道最勾魂的,那是我们东边邻家妹妹。东邻妹妹,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阳城、下蔡的干部群众全流鼻血。但是,此女登在墙头上,对我进行人身偷窥,整整三年,天天对我释放电眼诱惑,我至今没答理她。
  “可是,可恶的登徒子却不然,他的媳妇鸡窝头,兔子嘴,招风耳,老虎牙,走路偏瘫,身上长疥,屁股长痔,丑得惊天动地,可歌可泣。可是登徒子偏还喜欢她,跟她一连下了五个崽儿。大王您看看,这家伙有多好色!” 以上据《楚辞》中的《宋玉答楚王问》,以及《登徒子好色赋》。
  于是,宋玉又蒙混过去了。这个有着自恋狂倾向的机灵善辩的奶油小生宋玉,一次次凭借着诡辩,顶回了人民群众的揭发检举,算是很成功的文学弄臣。而“东家之子”,就成了美女的代名词——所谓“邻家妹妹型的美女”。李白也说:“自古有秀色,西施与东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