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途伐虢(2)


编辑:小鱼的理想 [2010-5-20]
出处:天涯论坛 煮酒论史
作者:贾志刚
 

献公还是有些舍不得那四匹马,想了想,又说:“这年头,好像都不守什么信义,万一虞国收了我们的礼物,却耍赖不借路,怎么办?”

荀息当时就笑了,献公这话不是没有道理,晋国就有很多这样的人,献公本人也没少干这样的事。问题是,人家虞国不一样,人家是周礼教育普及得比较好的国家,没这么无赖。事情虽然是这样,可是不能这么说。

“主公,这就是小国和大国打交道的规矩了,小国收了大国的礼物,那是一定要办事的。”荀息反应快,拿大国小国说事。

献公也笑了,因为晋国是大国,荀息这番话,等于说晋国是经常拿人家钱不给人家办事的,想想也是,所以献公笑了。

——第一次借路

谁出主意谁干活。

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如果干活就有好处,那么人们就愿意出主意。如果干活的还不如说风凉话的,那就没有人愿意出主意了。而晋国之所以强大,在于干活就有好处。前面说过,士蒍提建议了,干活了,于是发财了。

荀息的建议,自然由荀息来执行。

荀息送礼物来到虞国,由于事先就故意泄漏了消息,因此受到热烈欢迎,虞公第一时间亲切接见。

荀息献完马,又献了璧,把虞公高兴得猴子上树一般。

接见的过程基本上还是那个段子,荀息首先代表献公问候了虞公和他老婆,随后,开始回顾两国长期以来业已存在的友好关系,以及两个国家血浓于水、一衣带水的兄弟感情。在热烈友好的气氛中,宾主共进晚餐。

吃完晚餐,闲坐的时候,进入正题。

套近乎、互相拍马屁、大吃大喝之后,最后谈一点正事。自古以来,这就是外事活动的标准程序。

“想当年冀国侵犯虞国,为了虞国的安全,我们偷袭了冀国,使得冀国不得不撤军,这证明我们与虞国之间休戚与共的关系。如今,虢国亡我之心不死,在下阳加强了战备,随时准备进攻我国,同时也威胁着贵国的安全。因此,我们准备*虢国,希望向贵国借道。”荀息这段话说出来,自己心里都在打鼓,为什么?下阳在虢国和虞国的交界处,根本没有挨着晋国。

“哎,老荀,你说得对,我们借路,不仅借路,为了我们两国的友谊,我们和你们一起出兵,并肩作战。”虞公眼皮子都没眨一下,智力水平确实在中等以下。

事情就这么定了,虞公甚至根本就没有跟宫之奇商量。事后,宫之奇表示反对,虞公笑道:“反对无效。”

现在,晋虞联军进攻虢国,第一站:下阳。

在开打之前,简单介绍虞国的由来。

周文王有两个伯父太伯和仲雍,为了给文王父亲让位,两人逃去了吴国,后来先后担任吴国国君。周武王时,将仲雍的后代封在虞,公爵。因为吴国也是仲雍之后,因此虞、吴一家。

说起来,虞国出于姬姓,与晋国是亲戚。

晋国由里克为主帅,荀息为副帅,虞国宫之奇领军。两国军队先后抵达下阳,各自攻一个城门。宫之奇虽然没办法劝止虞公,但是如今自己领军,自然多长一个心眼,十分之一的部队假装攻城,其余的部队随时提防着晋国军队。而里克和荀息一面攻城,一面还要防着宫之奇的队伍。你说这样的联军是不是很搞笑?

幸好晋军实力强劲,没几天工夫,愣是把下阳给拿下来了。拿下下阳,前面就是一片坦途,可以直接灭了虢国。可是这个时候,里克坚决要求撤军了。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