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出动(5)


编辑:小鱼的理想 [2010-5-20]
出处:天涯论坛 煮酒论史
作者:贾志刚
 

“衰,你怎么看?”狐偃问赵衰。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赵衰会怎么回答。

“不好,公开抗拒君父,那是不对的。我看,还是跑算了。”果然,赵衰的话都在狐偃的预料之中。这么多人中,赵衰算是书卷气最重的。

到这里,同样请赵姓的读者保持恭敬,赵衰是前面说到的大夫赵夙的孙子,是赵姓的祖先。

每个人都算发过言了,狐偃这个时候问重耳:“公子,你的想法呢?”

重耳笑了,这个时候他还能笑出来。每逢大事有静气,这就是重耳,他好像从来不知道惊慌。

“舅舅,我听你的,你说吧。”重耳笑着说。

狐偃也笑了,于是所有人都笑了。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最后还是要听狐偃的。

狐偃说话的时候,大家都很注意听,这个老狐狸看问题总是那么准确。

“一个字,跑;两个字,快跑;三个字,拼命跑。”狐偃说话了,先把结论告诉大家,听得重耳在那里笑。“为什么?第一,赵衰说得对,对抗君父,那是不可以的;第二,就算我们杀了勃鞮,晋侯大军一到,我们还是要跑;第三,逃跑也是晋侯的本意,公子,你不跑,那才是对不起你父亲。”

重耳不笑了,所有人都感到困惑,这不是献公派人来杀他儿子吗?为什么说他想要重耳跑?

“大家想想,上一次公子从绛逃回,是谁向我们泄漏了消息?无名人氏,是一块包着布的石头砸到了窗户里,布上写着‘速逃’;这一次呢?栾枝也是这样得知消息的。是谁在救公子?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晋侯自己。想想看,谁愿意杀自己的儿子?知子莫如父,别以为晋侯真的就相信自己的几个儿子合谋害自己,谁也不比谁傻多少。晋侯一面迫于骊姬压力,不得不同意问罪三位公子,另一方面,又在暗中给自己的儿子通风报信。”狐偃一口气说完,然后扫视众人。

“那为什么申生死了?”栾枝问。

“晋侯三番两次暗示他逃走,他不走,即便这样,晋侯也没有出兵*,申生之死,都怪他那个书呆子杜老师。”

狐偃把前前后后说了一番,大家都看重耳。

“舅舅说得对,要跑,要快跑。各位,今天收拾一下,备好车马,明天一早出发。”重耳的决断很快,不过,他还有一个问题,“各位,逃去哪里?”

“我看,去齐国。”赵衰率先建议,他的理由是:“齐国是大国,今后可以借上他们的力量。”

“我觉得,去楚国比较好。”先轸发言,他的理由是:“楚国,南蛮国家,如果我们去投奔,他们会觉得很有面子,必定欢迎我们。”

两个人的提议各自得到一个拥趸,栾枝认为赵衰的主意比较好;魏犨则是先轸的铁杆粉丝,对先轸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先轸说什么,他都支持。狐射姑没有表态,父亲在,他尽量少说话。

两边争论了几句,谁也不能说服谁。重耳一看,似乎谁说的都有理,一时半会争不出个结果来,怎么办?

“算了,几位别争了,占卜决定吧。”重耳建议,也算是命令。

占卜是什么?就是一种求鬼神指点的方法,实质类似今天的抛硬币,具体后面会介绍,这里不说。

这个时候,狐偃说话了。他心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玩抛硬币,缺心眼啊。”心里那么想,嘴上这么说:“无卜焉。夫齐、楚道远而望大,不可以困往。道远难通,望大难走,困往多悔。困且多悔,不可以走望。若以偃之虑,其狄乎!夫狄近晋而不通,愚陋而多怨,走之易达。不通可以窜恶,多怨可与共忧。今若休忧于狄,以观晋国,且以监诸侯之为,其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