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海外(5)


编辑:小鱼的理想 [2010-5-20]
出处:天涯论坛 煮酒论史
作者:贾志刚
 

第二天,狐射姑与壶叔押着车仗,随后赶到。

《史记》记载:献公二十二年(前655年),献公使宦者勃鞮促杀重耳。重耳逾垣,宦者逐斩其衣袂。重耳遂奔翟,翟,其母国也。

——景连的使命

勃鞮狼狈逃回,硬着头皮去见献公。也没敢说大战一场,被人家打得满地找牙。而是说重耳闻风逃走,差点追上,结果切了衣角回来。

“嗯,知道了。”献公没说啥,好像根本不关心这事。

献公不关心,可是骊姬关心啊。

骊姬把勃鞮叫到自己房间里,一顿臭骂。最后说了:“你这没用的东西,暂时放过你,要是人家景连完成了任务回来,对不起,你自己把那毒药喝了吧。”

勃鞮很郁闷,他知道骊姬说话是算数的。怎么办?祈祷,祈祷景连杀不了夷吾。

祈祷有用吗?祈祷没用吗?

两天之后,有人来向献公报告:“报告主公,景连死了。”

“嗯,知道了。”献公还是没有说啥,好像根本不关心这事。

其实,不是不关心,而是献公早就预料到了所有的结果。

勃鞮很高兴,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吃药了。可是,他也很纳闷,为什么景连会死呢?夷吾的手下根本就没有高手啊。

杀人,杀技并不重要;杀人,重要的是杀心。

景连的身手与勃鞮相比,是差了一个档次的。但是,他依然是天下一流的高手。景连知道,重耳手下太多武林高手,自己去了基本上就是白给。所以,他打定了主意,要是自己被派去让重耳“被自杀”,立马卷铺盖就逃,有多远逃多远。可是,他的运气不错,因为他被派去杀夷吾,而夷吾的手下没有高手。

景连高高兴兴上路了,一路上,他在替自己庆幸的同时,还在为勃鞮幸灾乐祸。“狗日的勃鞮,能活着回来就算他运气好。”

幸灾乐祸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但往往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幸灾乐祸者最终往往是倒霉者。

来到屈城,景连大大咧咧就到了公子府,以他的身手,他认为自己可以横趟公子府。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

公子府守门的一听是献公派来的特使,连通报也不用,直接带着景连就进去了。景连一看,挺顺利。

后面一直都这么顺利,夷吾正在跟师傅郤芮喝茶呢,看见景连来,一问,说是父亲派来的,当时就看座。

“景大人,什么事?”夷吾挺客气,还一边让手下再上一个茶杯,倒满了茶,“哎,大老远的,辛苦了,喝杯茶,这是我专门派人从楚国买回来的,味道不错。”

景连一看,人家这么客气,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下手了。茶接过来,闻了闻,长个心眼,没喝。

“公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了。不好意思了,我来就是奉了公子君父的命令,请您自杀的。”话说得客气,好像请人吃饭一样。

“噢?”夷吾吃了一惊,似乎没有料到,然后叹了一口气,“唉,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只是想不到,来得这么快。”

郤芮在一旁,也是干瞪眼,半晌才说:“公子啊,你的性命都是君父给的,君父要你死,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呢?你等着,我给你找绳子去,早死早托生,你死了,我也跟着你死。”

说完,郤芮就要起身去找绳子。

景连一看,这师徒两个爽啊,不仅深明大义,而且绝不拖泥带水。真想不到,这一趟的功劳来得这么容易。

“别介,用绳子多没档次啊,我随身带了剧毒来,也是楚国进口的,据说是十多种蛇毒合成的。化在水里喝,保证喝下去就死,一点不难受。”景连拦住郤芮,从怀里掏出个小瓷瓶来,递给他。

在这里,景连是长了个心眼的,他也担心郤芮以找绳子为借口,出去搬救兵。

郤芮接过瓷瓶,很高兴,说:“这个好,这个好,这个够两个人用吗?”

“别说两个人,全家用都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