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北翟(5)


编辑:小鱼的理想 [2010-5-20]
出处:天涯论坛 煮酒论史
作者:贾志刚
 

梁由靡驾着车就要追,里克连忙给叫住了:“哎哎,梁司机,刹车刹车。”

主帅下令,司机只好刹车。不过,梁司机觉得不理解。

“敌人已经溃败了,为什么不乘胜追击?”梁由靡觉得有些奇怪,从前遇上这样的情况,里克都恨不能追到人家家里去。

“唉,算了算了,谁没有老婆孩子啊?人道主义嘛,何必呢何必呢。”里克说,好像挺慈悲。

梁司机还是不理解,连虢射也不理解,唠唠叨叨说些“这不是示弱吗?”之类的屁话。里克一人瞪了他们一眼,一共是两眼,于是这两个人不说话了。

“这两个蠢货,这是*,你们懂个屁。”里克心中暗骂。

就这样,里克率军击败北翟军队,然后收兵回国。

果然,献公什么话也没说。

——想靠组织没靠上

转眼又是一年,到了献公二十六年(前651年)。这一年,恰好是齐桓公举行联合国大会的那一年,也就是葵丘盟会。

因为这是*楚国之后的联合国大会,齐桓公特地把邀请函多发了一些国家,晋国也得到了邀请。

晋献公对于联合国这类组织历来没有兴趣,认为那都是骗吃骗喝的事情而已。可是,这一次他的态度改变了。

“我要加入组织。”献公说。

如果加入组织没有好处,谁会加入组织呢?没有人。

所以,任何申请加入组织的人,都是怀有目的的,见得人或者见不得人的。

献公为什么要加入组织呢?他的目的是什么?好处是什么?

奚齐岁数太小,而荀息实力有限,这样,奚齐是没有多大靠山的。如果加入了组织,把奚齐托付给以齐桓公为核心的联合国组织,那不是就找到了强有力的靠山?当今天下,还有比齐桓公及其联合国更可靠的组织吗?

所以,献公收拾了一些礼品,到八月(农历)出发了,特地让荀息同行,以便与管仲等人建立私人联系。

也不知道是开会的日期提前了,还是献公在路上耽误了。总之,献公走到半路,人家那边会议已经结束了。可巧,献公遇上了准备回洛邑的宰孔。

“老弟,你怎么才走到这里?晚三秋了,代表大会都结束了。”宰孔认识献公,作为周王室的太宰,叫献公老弟倒也合适。

“啊。”献公傻眼了,满怀希望而来,谁知道连组织是什么样都见不到,那是遗憾得抓耳挠腮。“哎,这怎么回事?我老糊涂了?老哥,下一次联合国大会什么时候召开?”

宰孔一看,晋献公好像很失望,于是安慰他:“可无会也。齐侯不务德而勤远略,故北伐山戎,南伐楚, 西为此会也。东略之不知,西则否矣。其在乱乎。君务靖乱,无勤于行。”(《左传》)翻译过来,大意是:没赶上联合国大会就算了,齐桓公现在喜欢四处惹事,北面*山戎,南面*楚国,西面来开这么个会,东面不知道要干什么。老弟你别跟着他凑这些热闹了,专心管自己国内的事情吧。

献公并不认同宰孔的话,可是,认不认同又能怎样呢?献公很失望,阴差阳错,错过了组织的怀抱。

献公本来就是抱病上路,一路上辛苦颠簸不说,此时又受到巨大的精神打击。回到绛,献公就病倒了。

到了九月,献公知道,自己是看不到十月的第一缕阳光了。

那一天,阳光明媚。

阳光明媚的日子,该死的还是要死。

献公在一次回光返照之后,知道自己熬不到乌云遮住阳光的时候了。遗嘱早已经立好,但是,献公还有两个问题等待答案。

“请荀息和夫人来。”献公发出最后的命令,他各有一个问题要问他们。一个严肃的,一个不严肃的。

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