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大战(3)


编辑:小鱼的理想 [2010-5-22]
出处:天涯论坛 煮酒论史
作者:贾志刚
 

晋惠公的马确实不是晋国的马,而是郑国送来的郑国马,这种马非常著名,称为小驷。小驷的特点是身材矮小,步伐平稳,跑不快,但是坐在车上很舒服。这么说吧,典型的后宫马,平时走马看花,这样的马最合适。基本上,这种马跟驴比较接近。

这要是别人提出来的,晋惠公说不定也就听了。可是偏偏是庆郑说的,惠公偏偏就不听。

“老庆,看好自己的马就行了,这马你看不惯,我用惯了,舒服,你知道什么是舒服吗?”晋惠公话里带着讽刺,一点面子也不给庆郑。

费老大劲赶上来提合理化建议,谁知道热脸贴上了冷屁股,庆郑灰溜溜地走了。

“狗日的,让你舒服,等打起仗来你就知道什么叫舒服了。”庆郑心里骂道。

——秦晋大战

韩原,龙门山下。

秦国大军,战车四百乘;晋国大军,战车六百乘。

按照兵家的常识,敌军远来,利于速战。晋国军队最好的战略是防守,等到敌军无粮撤退,再尾随追击。可是,惠公哪里懂这些?于是,两家摆好阵势开战。

晋军多,秦军少,晋军的战略依然应当是严守阵脚,等待对方的士气下降,然后利用人数的优势发动进攻。而秦军人少士气高,利于混战速战。可是,晋惠公不懂,手下几个亲信也不懂。

两军对圆,秦军一个个都红了眼,想起去年一年吃糠咽菜,就恨得牙根发痒。按着程序,原本应当双方国君在阵前斗斗嘴,然后开始动手。这次好,连骂战都省了,秦军直接就开始冲锋了。

晋军本来就士气低落,看见秦军冲锋,一个个都有些害怕。这个时候,强弓硬弩守住阵脚的话,还有得打,偏偏晋惠公也下令冲锋。

这个仗没法打,真是没法打。两军稍一接触,晋军就开始溃败。于是,一场混战。龙门山下几十里的战场,到处都是秦晋两国的军队。

屠岸夷仗着自己力大无穷,倒撞过去,迎面遇上秦国大将白乙丙,两人交手,竟然棋逢对手。于是,从车上打到车下,最后扭打在一起。拼到筋疲力尽,双双摔进一个大坑中,在那里倒气。

惠公亲自冲锋,还射了两箭,射完之后发现事情有点不妙,怎么办?逃命吧。

“快跑快跑。”惠公急了,前面驾车的司机郤步扬听到惠公要逃,急忙调转车头。车头刚转过来,迎面杀来秦国大将公孙枝,郤司机当时就慌了手脚,把那四匹郑国小驷直接给赶坑里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巧,这坑里竟然还有水,是一泥坑。两个多月没下雨,方圆几十里就这么一个泥坑,被惠公赶上了。

郤司机一看,直接给郑国小驷上鞭子了。可是没用啊,郑国小驷就那么点力气,折腾几下,越陷越深,索性打死都不动了。郤司机没辙了,他知道,这要是晋国的马,一蹿就上去了。

公孙枝一看,差一点笑出来。当下也不客气,跳下车来,直接赶过来捉人。晋惠公也没办法,也只能下车,郤步扬和家仆徒两人下车,双战公孙枝,竟然还是招架不住。

四周,秦军看见晋惠公掉坑里了,纷纷杀过来。

正在危险关头,救星来了。谁?庆郑。

庆郑听说晋惠公被困,急忙来救,奋勇杀了进来。可是杀到近前,庆郑哭笑不得。为什么?因为他看见郑国小驷在坑里,磨磨蹭蹭上不来。再看郤步扬和家仆徒哥俩,两个人不是公孙枝一个人的对手。

“狗日的晋侯,要是听我的,怎么会这样?郤步扬和家仆徒这两个白菜,什么时候会打仗了?”庆郑暗想,看到这个场面,倒觉得很解气很过瘾,反而不想救晋惠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