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散文:月圆之夜


出处:东周列国志 |春秋战国之窗 原创
日期:1997-1998
作者:Blueski


冬 去春来,大地又孕育出无限生机,一切都在悄悄苏醒。在那一个晨羲微曙的清晨,我怀着小鸟般轻松愉快的心情,将自己投入绿色的田野,哇,只见到处充满了希望 的光芒!我抬起头,欣赏蜻蜓踞在树梢上的姿态,树枝在风中轻轻摇摆;我躲在草丛间,偷窥蝴蝶在花间的舞蹈,花香四溢,沁人心脾;我趴下身,观阅红蚂蚁整齐 的队列操,只有蚁后腆着大肚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我拨开草丛,发现一只孤独的蜜蜂在吮吸露水,晶莹剔透的露珠在晨光中熠熠生辉。我看得出这是一只雄蜂,它爬 上了我的手心,又惊惶地飞去,在我耳畔留下一阵急促的嗡嗡声......

     夜晚时分,那只雄蜂突然从窗外射进来,象一颗子弹穿过昏沉的灯光,我不由自主地站起来跟着它,很快走到了户外。它既象是暗示与召唤,又象是漫无目的地飞 行,而四周的茫茫大地一片死寂。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座崭新的蜂房,房内隐隐透出歌舞之声和温暖的光亮,我心中暗忖,唉,相形之下外面的夜则是多么寒冷!也 不知是觉得太冷抑或是激动,只见它浑身颤抖不已,不停地绕了一周,两周,三周,无数周,但房门依然紧闭,甚至没有了一点声息。夜渐渐地深了,夜的气息在黑 暗中象雾一样弥散,忽然一阵凄厉的冷风吹来,它的身影刹那间凝固在风中,然后剧烈地摇晃了一下......我的心头一阵紧张,急忙调过头去,不想看到也许 它生命中的一点光正被无情地抹去,但我还是想像着它象一粒尘埃般向黑暗大地坠落。这时我的眼中仿佛已噙着泪水,我不想让眼泪掉下来,于是我抬起头。

    透过蒙泷的泪花,正巧发现月亮正偷偷地从云层中露出脸来,也许她从未曾想到会与我照面,因而略为有些惊惶,脸色也稍显苍白,她的周围镶嵌着无数云片,姣洁 的月光静静地、静静地向黑暗大地倾洒,周围的云片被映射出美丽的光晕,因而更显出月亮的端庄与娴静。我大胆地凝视着她,渐渐看出了她凄艳笑容背后的脆弱, 凭借着一种神奇的感觉,我认定她正在幽幽低诉,却苦思不得其解。正自冥想,不觉中月光渐渐消褪,月亮终于无奈地被一种新的光芒所溶化,我顿时意识到,那正 是黎明的曙光!

    这是又一个清晨了,四野一片翠绿,阳光又开始赋予万物以新的力量,到处充满了希望的光芒!我又抬起头,欣赏蜻蜓踞在树梢上的姿态,树枝在风中轻轻摇摆;我 又躲在草丛间,偷窥蝴蝶在花间的舞蹈,花香四溢,沁人心脾;我又趴下身,观阅红蚂蚁整齐的队列操,只有蚁后腆着大肚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我拨开草丛,却什么 也没有看见,一个幻影掠过心头,令我倏地一惊!我想起了那只雄蜂,它现在在哪里?我找了很久很久,找遍了每一片草丛,还是没能找到它。渐渐地,我的脑海已 变得一片空白,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回到自己温暖的家,我那位美丽的姑娘,此刻一定正焦急地在家中等我,我感到懊悔不已,发誓再也不离开她,从此 我将永远地守候着她。但是,现实总是那么无情,我发现自己早已迷失了回家的路!心中的莫名焦虑使我奔跑起来,我跑了一周、两周、三周、无数周。

    夜色又一次降临,苍白的月亮又一次静静地挂在天穹上。我有了一个奇怪的发现,原来天空只是大地的屋脊,月亮的脸乃是一张白纸粘贴在漆黑的天宇。不久,我又 有了更新的发现,原来大地乃是一口锅,天空则是锅的盖子,锅盖打开时是白昼,盖上时则是夜晚!月亮也许是锅盖上的一个洞。我感到很累,无谓的幻想越来越多 地堆积起来,我变得象金色飞蛾似的急急投向每一处光亮的地方,但一旦飞近,亮光便噗地熄灭,仿佛是一种恶作剧,这令我不禁回想起曾受到过的许多的拒斥和冷 落,回想起许多的离别和分手,感觉到内心深处的许多的惆怅和伤痛。

    就在此时,一阵狂风扑面吹来,在这一刹那,我发现夜的世界是多么冷酷无情;在这一刹那,我发现自己真的累了;在这一刹那,我发现自己的身形正在凝固;在这 一刹那,我发现我的家其实就在眼前,等我的姑娘一直没睡,泪痕还留在脸上;在这一刹那,我发现生命的火光正被一股我无力抗拒的无形力量卷走;在这一刹那, 我发现身体已在剧烈地摇晃;在这一刹那,我发现月亮乃是一只始终关注我的眼睛,它仓促地移开目光,仿佛于心不忍般避开了我最后望去的一眼,在它那匆匆闪避 的目光里,仿佛亦有泪光闪烁。